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四章 雷擊匕

作者:蕭潛  |  更新時間:2016-08-01 12:37  |  字數:2383字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米小經很滿意,他能感覺到,當法劍的靈紋被自己的真氣貫通后,立即就和自己形成了某種聯絡,雖然不能心劍合一,但卻能心心相印,一種極其熟悉的感覺由此產生,當他用咒訣的時候,真的有種得心應手的感覺。

“這法劍算是煉成功了嗎?”

“成功!這也太他.媽.的成功了……老夫……算了,不說了……”

汪為君相當沮喪,并且備受打擊,隨便搞搞,就是一把上品法器,自己居然還沒搞懂,這孩子簡直要逆天了,這可是他第一次接觸煉器啊,就算有傳承,也不能這樣啊!

“再試試!”

沒法子,只能憑借眼光來分析了,所以汪為君再次鼓動米小經試驗一次。

米小經其實也沒有過癮,他答應了一聲,再次發出咒訣。

這次是護身的咒訣。

輕輕一聲霹靂響,那把法劍猶如快速旋轉的風車,環繞著米小經急速旋轉,帶起一道道銀白色的光芒,這一刻,米小經的身影都開始模糊了。

張柯看傻了眼,這也行啊!龍卷風一般,這把法劍帶起的氣旋,將周圍的積雪都揚起來,形成一道漩渦向著上空升騰。

羅伯兩眼放光,他連想都沒有想過,法劍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他伸手在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揚手就砸了過去。

無聲無息中,那塊堅硬的石頭化作粉塵飛揚,就連聲音都沒有發出來,可想而知,這法劍的速度有多快。

衛福咬著手指頭,含糊道:“好厲害啊,好厲害……”

米小經又是一個咒訣發出,陡然間,護身的法劍防御圈就開始擴大,一直擴大到直徑五米左右,他才有點力不從心的感覺,再次收縮,他揚手一指,那法劍就射了出去。

咻!

一道耀眼的光芒閃爍,緊接著緩坡不遠處的一棵古樹攔腰斷開,龐大的樹冠橫甩出去,轟然間,大股的雪霧升騰而起。

汪為君在米小經腦海中急道:“快離開這里,動靜太大了!”

米小經咒訣發出,法劍突然出現在手中,隨手一抹就放入儲物袋,他說道:“我們回去!”

張柯莫名其妙,可米小經已經轉身就走,他還一把夾起衛福,向著來路奔跑。

羅伯也機靈,沒有多問,跟著就跑,張柯只是楞了一下,也跟著跑了起來,幾息間,四人已經進入密林中。

緩坡上,騰起的雪霧依舊濃密,果然吸引了一個修真者飛來。

那人在空中稍稍停留,隨即就撲向倒下的古樹,太顯眼了,在空中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落在折斷的古樹邊,那人仔細查看,不由得驚訝了一聲,因為古樹折斷的口子平滑整潔,截面卻是一片焦黑,明顯是被高溫燒灼的。

“這是什么劍?竟然帶著雷電屬性……是誰在這里試劍?”

轉身一躍,那人已經來到米小經他們曾經站立的地方,那人嘴里嘟囔道:“四個人的腳印,唔,一大三小,也許是哪個師兄帶人來試劍?奇怪為什么要到野外試劍?”

看了一眼腳印痕跡,很明顯他們已經離開了。

那人無心追究,身體微微一動,已經飛到空中,一道劍光閃爍,早就飛出很遠了。

米小經幾人很快就回到院子里,四人臉上全是喜悅之色,尤其是米小經臉上抑制不住的笑容,他覺得自己終于有了好的武器,雖然煉制中有很多問題,可這把雷擊木煉制的武器,讓他很是滿意。

羅伯一臉羨慕,說道:“小米哥哥,這……這個……叫什么名字?”他不知道這就是法劍。

“還沒有名字哩,這可是我第一次真正擁有可以進攻的武器……唔,倒是要好好想想,取一個好聽的名字。”

張柯說道:“叫閃電!怎么樣?”

羅伯贊嘆道:“好啊,好啊,閃電……好名字……”

米小經搖頭道:“太普通了,還不如叫雷擊,雷擊劍!”

汪為君在米小經的腦海中,不屑道:“一群孤陋寡聞的小家伙,名字都不會取。”

米小經根本就不理會,他說道:“好了,我決定了,就是雷擊……嗯,這不算劍,算是匕首吧,雷擊匕!我喜歡!雷……擊斃啊!聽著就威風。”

汪為君徹底無語。

張柯笑道:“小師兄喜歡,那就是雷擊匕了。”

羅伯笑嘻嘻道:“小米哥哥,雷擊匕!好聽!”

衛福年齡小,還不大敢說話,只是不停的看著米小經笑。

摸摸衛福的腦袋,米小經道:“我還會繼續煉制法劍,等煉好了,給你們分一個。”

張柯還好,畢竟年齡也大了,衛福年齡小,不明白其中的價值,只有羅伯興奮到了極點,他看了米小經雷擊匕的演示,心里當真羨慕喜歡到了極點,聽說米小經會送一個,他就完全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在雪地里連續翻了幾個筋斗,結果腳下一滑,摔在雪堆里,嘴里依舊發出興奮的叫聲。

“哇哇……啊,太好啦……哈哈……”

衛福跑上去拉羅伯起來,張柯感慨道:“我們就像是一家人了……呵呵,平平安安就好啊……”他的聲音很低,米小經卻聽得清清楚楚,不由得暗自嘆息,以后未必能夠平平安安啊!

到了劍心宗后,米小經明白了一個道理,如果自身不夠強大,在哪里都沒有用,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才有可能自保,才能保住身邊的人。

回到靈泉邊,米小經繼續煉器,煉丹和煉器相比,他更喜歡煉器,如果說煉丹只是因為需要,煉器就是因為喜歡了,他感覺,煉器成功的喜悅,比煉丹要強烈多了,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悅。

拿出一段玄金木,大約三米長的玄金木木心,也就是玄金木最堅硬的部分,這玄金木很有自己的特點,在砍伐前,玄金木的木心是最柔軟的,一旦砍伐后,其木心失去水分,就變得極其堅硬,甚至比鋼鐵還要堅硬。

所以用來煉器的玄金木,必須要保持一定水分,不讓干透,一旦干透就不容易處理了。

這一段玄金木的木心,就是泡在水里的。

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