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章 阿娘

作者: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6-09-14 12:36  |  字數:2269字

“姑娘,明明……”水蓮氣的臉都青了,當時,她就站在姑娘后面,看的清清楚楚,二姑娘故意踩姑娘的裙子,大姑娘從背后猛推姑娘時那一臉狠厲勁兒讓人不寒而栗!

“我知道,別說了。”李桐心亂如麻,打斷了水蓮的話,“我累了,要睡一會兒,不管誰來都別打擾我。”

水蓮忙從李桐身后抽去靠墊,小心的侍候她躺好,放下帳子,悄無聲息的出去了。

李桐睜眼看著大紅羅帳,原來他姜煥璋自始至終都是這樣無情無義的東西,當年是她眼瞎!

以后,她該怎么辦?

她寧可現在一頭碰死,也不愿意象從前……或者夢中那樣在姜家操持家務、庶務,活的象一頭牛馬,到末了……

李桐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滿府的喜慶喧嘩中,氣宇軒昂的禮部堂官越過她,將那套亮閃刺目的超品誥命服飾遞到顧姨娘手里,她看著顧姨娘被兒孫圍在中間,看著姜煥璋抖誥命婦人的翟衣,含情脈脈披在她身上……

他說:顧氏為姜家開枝散葉,教養出那樣出色的兒子,顧氏的功勞最大……

她為什么要活回來?既然讓她活回來了,為什么不能早哪怕一個月?

要是那樣,她說什么也不會再嫁進姜家。

現在怎么辦?

和離?京城的高門旺族有和離的先例嗎?她從來沒聽說過。

如果和離,姜家立刻就會再次受到整個京城的矚目,惹起無數閑言碎語。

這些閑言碎語會毀掉她的名聲,也會毀掉姜家已經很脆弱的家聲,會斷掉姜煥璋的大好前程,她不在乎,他呢?

她敢妨礙他那大好前程,他就敢殺了她!幾十年的夫妻,她太了解姜煥璋的狠辣了!

想抽身退步,得從長計議……

李桐失血過多,用的心思多了,一陣濃烈的疲倦涌上來,迷迷糊糊睡著了。

“阿囡醒了?”李桐一覺好睡,眼皮剛動了動,就聽到了阿娘的聲音。

時隔二十幾年,重又聽到阿娘的聲音,睜眼看到不知道夢到過多少回的阿娘,李桐滿腔激動委屈混合成一股酸辣無比的氣息,只沖的她一頭撲進阿娘懷里,放聲痛哭。

“大奶奶哭什么?您瞧這哭的,倒象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大奶奶不小心碰了這一下,我們夫人難過的一夜沒睡著,天還沒亮就起來替大奶奶禱告求菩薩保佑,世子爺一大早就過來給大奶奶陪不是,大娘子、二娘子一片好心卻辦了壞事,難過的眼睛都哭腫了,從昨兒大奶奶受了傷,這滿府上下人人不安,瞧大奶奶這哭的,倒象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吳嬤嬤在旁邊夾槍帶棒、聽著象是在跟張太太解釋,其實是指責李桐不懂事,這事兒她最擅長。

“我記得你們府上最講規矩。”張太太摟著泣不成聲的女兒,斜著吳嬤嬤,慢聲細語:“也最講禮儀法度上下尊卑,我正跟你們大奶奶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兒嗎?”

吳嬤嬤臉上的笑一下子僵住,下意識的退了兩步,干笑幾聲道:“老奴是奉著我們夫人的吩咐,是我們夫人……”

“你那話里的意思,我已經聽明白了,”張太太一聲輕笑,“你們夫人是疼愛媳婦的好婆婆,你們世子爺忍辱負重,你們大娘子、二娘子天真善良,只有我閨女嬌縱不懂事兒,是這意思吧?”

吳嬤嬤干張著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見過親家太太不知道多少回,這位親家太太寬厚爽朗,出手極大方,沒想到她竟然能說出這樣的刻薄話兒。

“你也好,你們夫人也好,得記住一條,疏不間親,說話做事前,得先睜開眼睛看看清楚,這是我閨女,我是她娘,親娘!你就是說出個天花亂墜,我還是覺得我閨女天底下最好,聽明白了?要是沒什么事,去給你們夫人回話吧,把我這話說給她聽,我要和我閨女說說體已話兒,你在這兒站著不合適。”

吳嬤嬤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燙的難受,狼狽不堪的出了上房。

“看你哭的,怎么委屈成這樣了?”李桐哭聲漸止,張太太接過帕子給李桐擦臉。

“阿娘!”

“我都知道了,兩個小妮子使壞罷了,犯得著哭成這樣?”張太太心疼的看著閨女的臉,“阿娘讓人去請胡一貼了,可不能留了疤。”

“阿娘,我不是因為這個哭,我是……”李桐眼淚又開始大滴大滴往下掉,她哭,是因為她見到了離開她二十多年的阿娘,最疼最愛她的阿娘。“見了阿娘……阿娘,我想你,我天天做夢夢到你,阿娘!”

張太太被閨女哭的鼻子一酸,眼淚也下來了,“傻妮子,你看你哭的,阿娘眼淚也下來了,你才嫁過來幾天,就想成這樣?還天天夢到阿娘?世子沒跟你睡在一起?”

張太太可不是一般的精明。

“不是。”李桐哭的太厲害,一聲接一聲抽泣,直抽的說話都斷斷續續,“我……覺得……好些……年,好些……年!”

“我的傻閨女喲!水蓮,倒杯茶,讓你家姑娘清清喉嚨順順氣。”張太太又氣又笑,撫著女兒的后背吩咐道。

李桐喝了茶,理順了氣,哭是不哭了,卻還是抱著張太太的胳膊不肯撒手,張太太哭笑不得,“你看看你!嫁了人,倒越嫁越小了!”

“阿娘,我有話跟你說。”

“好,阿娘聽著呢,囡囡說吧。”

“阿娘,”李桐沉默片刻,“我不知道怎么說。”

她已經活過一回了,活了一輩子,苦了一輩子,可她該怎么說?

她這般經歷,是死而重生,還是黃梁一夢?說出來,阿娘相信嗎?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夫妻之間,世子對你不體貼?”張太太頭一條先想到這個,李桐被阿娘一句話噎的差點要伸脖子。

姜煥璋和她夫妻之間……她四十不到就斷了癸水,從那以后他再沒在她屋里過過夜,她和他床第之間是什么情形,她竟然一點也想不起來了。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