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九十七章 初見2

作者: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6-10-10 18:38  |  字數:2243字

“二瑞,你還有個哥哥?”

“是!”瑞哥兒明顯驚訝的看了眼文二爺,那意思是你怎么知道?

“叫劉大瑞,比小的大三歲,現在藥鋪子里學徒,已經能看方子抓藥了。”瑞哥兒最后一句話里透著股子濃濃的得意。

文二爺心里一熱,忍不住笑起來,“你哥能看方子抓藥了,你看你得意的!你叫瑞哥兒,那你哥呢?都叫他什么?”

“回二爺,都叫他劉大。”瑞哥兒撇了文二爺一眼,這回眼神里的意思是這還要問?

文二爺大笑,“你這猴兒,爺讓你給繞進去了!”

踩著文二爺的笑聲,李信一件月白素綢長衫,腰間束著綴玉腰帶,從院門進來。

文二爺緊緊盯住李信,一直盯到他走到自己面前。

這幾年他郁結無事,蹲在縣學門口那個摸骨看相的胡仙兒身邊,跟著琢磨了好幾年的相術。

這個李信一路走來,身骨筆直,腳步輕盈,落地卻穩。年紀輕輕,目光里已經有了深邃之意。

這是一塊璞玉!一塊難得之極的璞玉!若是能好好打磨上十年八年,家里再能跟得上,文二爺心里砰砰亂跳,別說入主中書,當個首相都大有可能!

“先生早安,學生昨天回來的晚,見先生睡得沉,沒敢打擾。”李信已經走到文二爺面前,恭敬的長揖見禮。

這位文二爺雖然長相實在沒法恭維,又瘸了一條腿,他卻不敢有任何小視之心。

在外面游歷多年,這樣極不起眼卻讓人震驚的人物,他見過不少,也吃過虧。

“嗯!”文二爺捻著那幾根老鼠須,對李信這份恭敬很是滿意,不以相貌視人,很好!

“什么時辰起的?”文二爺一只手捻著那幾根胡須,一只手背在身后,頗有幾分先生派頭。

“寅末,這是學生自小養成的習慣。”李信笑道,因為幼年的慘事,他從小對自己要求嚴苛,雖然鄭嬤嬤天天念叨:小孩子家家不能起那么早,長不高,看傷了筋骨……可他還是寅末必起。

“遲了!”文二爺臉一沉,斜著李信,“寅末!廷議都開始了!從明天起,最遲,寅正就得起來!”

李信覺得自己這些年的歷練,不說不動如山,也差不太多,卻被文二爺這一句話說的腳底下一絆。

文二爺不滿的斜著他,“你明年春闈,若是中了,總要考一考庶吉士,若是也中了,隨侍皇上身邊,難道不是天天都要早朝?隨侍皇上,如陪猛虎,機遇災難都在一線間,朝臣之間的勾心斗角,就更不用說了,這不過是眼前的事,你現在不準備,難道要等到臨到頭上,暈暈乎乎去上朝?找死呢?”

李信被文二爺這幾句話罵的簡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阿桐給他找的這個先生,可真是……真是……

“先生教導的是。”李信雖然說不上來什么心情,悶的想大口大口吐血,反應卻快,“先生說的這些,信還從來沒想過,春闈不易,象信這個年紀,又是頭一次考春闈,一舉而中,信從來沒敢想過。”

“那現在趕緊想,勉強來得及,明天寅正就得起,你年紀輕,別吃參湯,吃碗燕窩粥,一碗燕窩粥就行,餓著點兒頭腦清醒!寅正一刻,本先生陪你到園子里轉一轉,理一理前一天朝廷大事,寅末進書房,寫一篇策論,這個老子不懂,你隨便寫,卯正兩刻吃早飯……”

文二爺三言兩語就安排好了李信一個早上的事,李信擔心明年春闈,他可不擔心,要是不準備讓他中,那位爺還讓他來干嘛?他又不會寫那些狗屁文章。

噢,對了,他讓他來好好看看這個李信……

李信陪文二爺逛了園子,吃了早飯,得了點兒空兒,趕緊過來張太太這邊。

李桐一早就過來,陪阿娘吃了早飯,正和阿娘一起,心神不寧的等著大哥過來說頭一次見文二爺的情形。

文二爺脾氣古怪。從前,她沒少看到、聽到他潑口大罵姜煥璋,可罵歸罵,他對姜煥璋從來沒省過一絲心力,跟在姜煥璋身邊二十多年,他跟她一樣,熬盡心力。

那二十多年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挖他過去,開始那幾年,她為了替姜煥璋留住他,請遍了天下名廚……

她知道他看不上,甚至鄙夷姜煥璋,這讓她一直想不明白,既然看不上,他為什么還要那么竭心盡力的輔助姜煥璋?是因為從一而終?還是他和姜煥璋之間,有她不知道的淵源?但愿是第一個,但愿大哥和他一眼相合……

哪怕是第二個,如果他能和大哥投契,他能看大哥入眼,在他轉入姜煥璋麾下時,和大哥有這一段交情,那以后,萬一之時,也許他肯網開一線……

李信一臉苦相進來,李桐的心頓時吊到了喉嚨口,緊張的盯著李信,不敢開口詢問。

“這個文……二爺,他不許叫他先生,這位文二爺,真是……”李信攤著手,嘆了幾口氣,就從他進院門開始講起,李桐聽到文二爺讓大哥寅初起來喝燕窩粥,一口氣松下來,這才感覺出后背已經涼津津一片。

從前姜煥璋就是寅初起來,喝一碗燕窩粥,后來是參湯,寅正一刻,文二爺和他一起,準點兒上車,在車里,如同現在和大哥逛園子,文二爺和姜煥璋梳理早朝可能要議到的事,皇上可能會問到的事,以及,偶爾,他要出面發難的事……寅末,車子準準的停在宣德門外,文二爺坐車上等著,姜煥璋去上早朝……

“還是文二爺想的周到,這事咱們都沒想到。”張太太聽的非常仔細,一邊聽一邊笑起來,李信神情一滯,“母親也覺得我……”

頓了頓,李信才接著道:“考春闈,四分才氣,六分運勢,這是……”

“大哥只管盡力,我和阿娘,肯定是先想好事兒的,大哥別管。”李桐打斷李信的話,“我還想,大哥肯定能考個狀元出來,只敢想想,這話還沒敢說出來呢。”未完待續。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