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七十章 計劃沒有變化快

作者: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6-12-03 12:26  |  字數:2230字

高子宜醉醺醺沖過來,一屁股坐到呂炎和季疏影中間,“你……你們聽說了吧?他們……寧七爺他們,要去山上打獵,他們帶了好多獵狗,最好的獵狗,說要……住到周家莊子里,有上好的六月黃,還有酒,咱們到山上會文吧,上了山,下筆千言,倚馬可待!”

呂炎哭笑不得,季疏影眼珠微轉,看著呂炎笑道:“這幾天絞盡腦汁,我也累了,要不一起過去疏散疏散,下筆千言是不能,可輕松輕松,至少腦子里沒這么渾了,你看呢?”

呂炎心里微微一動,今天這臨江城之行,就太巧了,那船可是季家的船,為人大忌,就是壞人好事。8書網

“我們都是春闈,還早著呢,只要季兄覺得好,我們……”呂炎捅了下挨著他的李信,“巴不得享受快活幾天呢,你說是不是?”

李信一直冷眼旁觀,看著這兩群并一群的世家顯貴子弟有心無心的一片熱鬧,聽呂炎這么問,笑著點頭,這幾句話之間,不知道藏著多少機心,人情往來上,文二爺讓他多和呂炎學學,呂炎順水推舟,他至少要順水放手,再說,這兩群人中,能說話的人里,可不包括他這個商戶子弟。

“那就這么說定了,我去……找寧七這廝,讓他給咱們挑幾匹好馬,還有弓……”高子宜搖搖晃晃站起來,走了幾步,又折回來,一頭撲到湯浩虞面前,“你家……也有個莊子,出什么……”

“有極好的石榴酒。8書網”湯浩虞忙接上。

“讓人送來點,挑最好的,周六這廝……難道就他家有莊子?”高子宜是有點醉了,李信心里微微一動,轉頭看向寧海,寧海急忙一步上前,俯到李信耳邊,低低道:“咱們家也有莊子,連著一個山頭,山上種了桂花和茶葉,茶葉極好,量不多,姑娘最愛這茶,就沒往外出過。別的……也有六月黃,極好,這附近莊子,物產都差不多。讓人取點茶葉?”

“夠嗎?”

“夠,姑娘能喝多點?太太年年往外送人,只是不夠上市售賣的量。”

李信‘嗯’了一聲,寧海退下,李信轉頭和呂炎低低說了莊子和茶葉的事,“要不也取些過來?茶長在桂花樹下,世面上不大常見。”

呂炎點頭,猶豫了下道:“高五爺一向心高氣傲,看他那話,也不知道哪兒和高六別上了,剛才咱們沒注意,把茶葉先送到他那里吧。”

“好。”李信帶著絲笑,低聲答應了,季疏影斜著兩人,“你們家的私房茶?先拿一包我嘗嘗。”

“算是吧,味兒清淡,略有點花香,我妹妹最愛這味茶,我倒覺得一般,倒是江南的鐵觀音更對我的脾味。”李信笑著解釋了句。

季疏影淡淡的‘喔’了一聲,味兒清淡,略帶花香,這品味倒是和人極其般配。季疏影眼前仿佛又看到了寶林庵外那個如水墨畫兒一般的女孩兒,味兒清淡卻雋永,略帶花香而不俗。

季疏影等人的刻苦讀書會文之旅,到臨江城畫風突轉,加入了寧遠和周六等人的玩樂隊伍,從玩月樓吃飽喝足出來,一行幾十匹馬,浩浩蕩蕩直奔周家莊院,直奔京城一帶最深最密的一片山峰林地。

到周家莊院時,天已經微微落黑,幾天前就趕過來準備的幾個管事帶著長隨、莊頭、莊丁,直迎出兩三里路,離莊子幾里外,沿路邊一個接一個掛著大紅燈籠,喜慶而氣派,周六少爺和寧遠一起走在最前,一路看過來頗為滿意,總算沒在他遠哥面前丟了他的臉!

新添了十來個人,好在莊子足夠大,午后周六少爺就打發人過來通知了,雖然倉促了點,但一切齊全周到,諸人早早歇下,以便明天早早起來,進山打獵。

墨七從中午……其實是從早上看到阿蘿站在寧遠身后搖著那把巨大的扇子起,就情緒低落,這會兒安頓下來,卻無論如何睡不著,坐到廊下,搖著椅子發呆,阿蘿,現在還要寧七身邊侍候?要是不在,她在干嘛?住的好不好?一路上累著了沒有?

“夜雨!”墨七思慮萬千、柔腸百結,實在忍不住,叫過夜雨吩咐:“去打聽打聽,阿蘿小姐怎么樣了。”

“是。”夜雨答應一聲,一溜煙跑出去,很快就回來了,“少爺,打聽到了,阿蘿小姐就住在咱隔壁再隔壁的院子里,和云袖、柳漫小姐她們住一起,從京城來的女伎,全住在那個院子里,我把多多叫出來細問了,說阿蘿小姐還好,正在排隊等沐浴,說阿蘿小姐和柳漫小姐一間屋住,屋子里也有冰,說冰啊冰碗什么的,要多少給多少,還說……”

“什么?”墨七難過的不行,“阿蘿跟別人住一間屋?阿蘿怎么能跟別人住一間屋?一個院兒?柳漫也不行!阿蘿……”

“少爺,七爺說過,十天,這才……七天。”夜雨晃著手,提醒墨七。

“呸!”墨七忿忿呸了一口,“爺這是被他坑了……”

墨七話音沒落,一陣腳步聲,院門口當值的小廝在天棚門外稟報:“七少爺,有位叫多多的丫頭,說要請見。”

“多多!快叫她進來!”墨七差點竄起來,多多來找他了!肯定是阿蘿有事!阿蘿讓多多來找他,肯定出大事了!

多多進來,一個福禮還沒直起來,眼圈就紅了,“七少爺,我家小姐說,好些天沒見您了,不知道您身體好不好。”

“好好好!我好得很,你家小姐怎么樣?今兒一天累著沒有?現在怎么樣?能睡得著吧?你家小姐嬌弱……我不是不去……是……”

墨七語無倫次,夜雨趕緊拼命咳嗽,七少爺啊,您好歹出息點兒,別見個丫頭就底兒掉啊!

“阿蘿好不好?”墨七總算沒掉底,一臉渴望的看著多多,仿佛要從多多臉上看到阿蘿。

“我們小姐,想見見七少爺,說幾句。”多多說明了來意。

墨七一下子竄了起來,“我去!我這就去!”未完待續。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