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五三章 月色確實不錯

作者: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6-12-03 12:26  |  字數:2286字

李桐一向歇得早,沐浴洗漱剛要歇下,錯眼間,仿佛看到窗戶上人影一閃而過。8書網李桐一下子坐起來,水蓮沒看到人影,卻被李桐忽然坐起驚著了,“怎么了?”

李桐盯著門簾,沒答水蓮的話,水蓮順著李桐的目光看向門口,門簾上,清晰的印著一個人影,水蓮驚的雙眼圓瞪,差點驚叫出聲。

綠梅也覺出不對,急忙轉身看向門口,簾子掀起,衛鳳娘探頭進來,看著李桐,一臉笑,“我進去說話?”

“進來吧。”李桐打量著衛鳳娘,水蓮左右看了看,沒找到能用的東西,一步上前,攔在李桐身前,綠梅悄悄往旁邊挪,打算溜出去叫人。

衛鳳娘經過綠梅,伸手抓在她肩上,將她轉個圈,推到李桐另一邊,“你這兩個丫頭真不錯,有幾分膽子,不用叫人,我不是壞人,來跟你們姑娘說句話就走。”

綠梅被衛鳳娘推著,又被她喝破打算,又是窘迫又是害怕,李桐柔聲吩咐她,“給我拿件衣服來。”

衛鳳娘松開綠梅,走到李桐面前,側頭看著水蓮,笑了笑,將手掌伸到李桐面前,示意掌心里的紙卷,“你看看。”

李桐拿起紙卷,搓開,紙卷上一行字龍飛鳳舞:有急事出來一見寧遠。

李桐不由舒了口氣,站起來,將紙卷送到燭火上燒了,轉身看著衛鳳娘道:“我出去不便,請他進來吧,我這后園有個花廳,我在那里等他。”

“好。”衛鳳娘一句多話沒有,應了一個字,轉身就走。8書網

看著她出了屋,水蓮腳一軟跌坐在地上,綠梅稍好些,抖著手給李桐披上衣服,“姑娘?”

“別怕。”李桐示意綠梅扶起水蓮,“是你說的那位溫文爾雅的寧七爺,要見我,不知道有什么事。”

“怪不得說他是土匪。”水蓮回過神,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李桐失笑,“把衣服拿來,水蓮別去了,守在這里,綠梅跟我去吧,不用點燈,這點月光足夠了。”李桐看了眼窗外。

水蓮和綠梅兩個極其利落的拿了衣服出來,侍候李桐換上,將頭發綰了個最簡單的發髻。水蓮守在屋里,綠梅跟著李桐,穿過月洞門,進了后園。

后園中間的花廳里,寧遠已經到了,站在花廳一側的陰影中,看著穿過月洞門,姍姍而來的李桐。

大約是趕得急,她只穿了件極其居家的素白綢窄袖上衣,一條素白紗裙,頭發綰的很松很簡單,鬢角有幾縷發絲垂下來,隨意中,隱隱透著絲絲慵懶。

寧遠挪了挪,靠在柱子陰影里,目不轉睛的看著越走越近的李桐,這一瞬間,竟有種天長地久、歲月靜好的恍惚之感,這幾十步,仿佛走在他的從前、未來,走在他這一生中……

“寧七爺。”李桐站在花廳門口,一眼就看到了陰影中佇立不動的寧遠,先曲膝見了禮,才提著裙子,上了臺階。

綠梅沒跟進去,往后退了幾步,離的十來步遠,既聽不到話音,又能一口氣沖上去。

“這個時候打擾姑娘,是在下唐突了。”寧遠從陰影中挪出來些,長揖到底。

“寧七爺客氣,有什么事,寧七爺請講。”李桐一句不寒暄客套,直入正題。

“也不是什么大事。”寧遠低頭看著比他矮了足足一頭的李桐,看著她頭頂柔黑的發絲,和隨手綰起的發髻上散出來的縷縷發絲,突然不想說那些事,那些與這夜、這月、這風、這花,這縷縷溫柔香氣無關的閑事。

“寧七爺深夜前來,請講。”李桐抬頭看寧遠過于費勁,往后退了半步,平平的看著寧遠理的極平服周正的領口。

“剛剛入夜,離深夜還遠。”寧遠低聲辯解了一句,李桐眉頭微蹙,仰頭看著寧遠,寧遠迎著她仰起的目光,突然忍不住想笑,兩步繞過李桐,站在她身后,下了一級臺階,看著隨著他轉了個身的李桐,“這樣說話,省得你仰頭仰的脖子痛。”

李桐無語的瞪著寧遠,心情直如狂風中凌亂的柳枝,這叫什么事?這是什么話?

“今天月色真好。”寧遠被李桐瞪的有些窘迫,用馬鞭撓了撓頭,又指了指天上。

“寧七爺是來賞月的?”

“不是,就是隨口說說,月色真不錯。”寧遠往左邊看幾眼,再轉身往右邊看幾眼。

“是什么事,把寧七爺難為成這樣?”李桐上下打量著寧遠。

“不是,就是……月色不錯,花也不錯!”寧遠指著四周。

李桐往后退了幾步,坐到鵝頸椅上,一言不發看著寧遠,仿佛威嚴的長輩看著犯錯將要受罰的小輩一樣,寧遠被她看了片刻,就渾身不自在,一步上了臺階,站到李桐面前,居高臨下看著她,覺得十分不自在,挪了挪站到旁邊,還是不自在,左右看了看,干脆一屁股坐到另一側鵝頸椅上,這才覺得自在了些。

李桐一言不發的看著寧遠走過來,挪過去,再坐下來,寧遠也不說話了,往后靠到鵝頸椅上,看看花看看月,再斜一眼端坐看著他的李桐,十分愜意。

“寧七爺要是沒想好怎么說,那請先回去吧,等想好了再來。”李桐到底沒熬過寧遠,站起來往外走。

“想好了。”寧遠一竄而起,先李桐一步站到臺階下,仰頭看著她,“月色這么好……”

李桐無語望月,一半殘月,好什么?

“這么好的月色,說這些煞風景的話,實在唐突。”寧遠這話真心實意,李桐的肩膀都要耷拉下去了,他還有這份雅興,真是人不可貌相。

“大皇子和四皇子鬧了一場,”寧遠聲音很輕,輕的李桐不得不往前兩步,以便能聽到他說了什么。

“大概,大皇子已經認定茂昌行那把火是四皇子放的,你能不能……”寧遠往前挪了半步,“象珍珠生意那樣,送筆生意給四皇子,不用送到四皇子手里,給周家六少爺就行,你只管把生意送到周六少爺手里,別的我來安排,最好,有個二十來萬的利,本錢也不要太大,本錢和利,我給你。”未完待續。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