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六三章 統統扯進來(為了北

作者: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6-12-06 16:19  |  字數:2259字

“六少爺,要不,你送我們去找墨七少爺吧,七少爺肯定……”多多探出頭道,她這會兒回過魂了,已經腹誹過衛鳳娘好多遍了,怎么能送她家小姐來找六少爺,應該去找七少爺,七少爺待小姐可比六少爺好……

“胡說!”周六被多多這一句話刺激著了,這話什么意思?七少爺肯定能護得住她們,他這個六少爺就不行了?怎么人人都瞧不起他?他明明比墨七強多了!太婆一走,他也一樣是侯門世子……一個個都這么沒眼力!

“放心,他算什么龍……算什么東西!小爺我從來沒把他放眼里過!你的小爺我心愛的女人,小爺我就護定了,我看他能怎么著!”周六脖子一擰,這是實話,他還真沒把晉王放眼里過。8書網

阿蘿心里一寬,這頭一關,總算是闖下來了。

寧遠正在衙門里擲骰子,阿蘿昏了頭挑事兒時,他就得了稟報,猶豫了片刻,只命衛鳳娘盯著。

晉王送了幾個打的快死的幫閑到衙門,寧遠一幅這才知道外面出了事的神情,罵罵咧咧收了骰子,示意衙役和班頭、書辦等人,“我是來幫忙的,可不是來主事的,該誰主事,你們找誰去!”

班頭和書辦等人拿人手軟,吃人嘴軟,見寧遠這么說,知道他不愿意沾手,當然這也不是什么好事,他不愿意沾手太正常了。

寧遠從京府衙門角門溜出來,衛鳳娘迎上來稟報:“周六少爺把阿蘿送到祥慶綢緞莊去了。”

寧遠嘆了口氣,示意衛鳳娘,“你去看著,唉,一個人,怎么能蠢成這樣呢?”

周六少爺將阿蘿安置在祥慶綢緞莊,出來直奔軟香樓,他得替阿蘿看看到底砸成什么樣兒了。

離軟香樓沒多遠,周六一頭撞見到了寧遠,頓時象撞見了主心骨,“遠哥,我正要去找你。”

“我正找你呢。”寧遠下了馬,示意周六,“軟香樓的事,聽說沒有?晉王鎖了幾個人送到府衙,阿蘿找不到了。”

“阿蘿去找我了!”周六下意識的挺了挺胸,阿蘿嚇成那樣,先想到找他,這事還是挺讓他驕傲的。

“啊?她沒事吧?我剛從軟香樓過來,軟香樓……唉!一片瓦礫了,到底怎么回事?鎖到府衙的那幾個人,怎么說是你吩咐人把楊舅爺剝光了,又趕著他滿大街跑?我一聽就知道你被人栽贓了,你不能干這事,你怎么惹著晉王了?”

寧遠一臉關切,周六一下子跳了起來,“胡說八道!這跟我有什么半文錢的事都扯不上!我哪兒惹晉王了?我都沒理過他!”

“我急著找你,就是因為這事,那幾個人,被晉王打的快死了,說不定錄完口供,一口氣上不來人就死了,這人要是死了,那口供……可就再也翻不了了,這事,就真成了你剝光了楊舅爺,再把人家趕的滿大街跑,這事……”

寧遠搖著頭,牙痛一般咧著嘴,“那楊蝸牛再怎么也是皇親,又是長輩,這事……我跟你說,這真不是小事,我看……我想了半天了,一點主意沒有!”

“晉王這個王八蛋,這關我什么事!我哪兒惹他了?這事……我得去衙門,得把這事說清楚!”周六再怎么著,輕重還是知道的,無緣無故把楊舅爺剝光趕得滿街跑,這可不是小事!

“你去衙門有什么用?跟幾個快死的人爭辯?有什么用?你得去找晉王理論這事……好象不對!”寧遠看起來十分頭痛,“晉王既然栽贓你,你去找他,他也不會改口,這事怎么辦?晉王可是皇子!要不去找皇上說說這事?要不找你姑母?這事……”

“我去找四爺!”周六已經有了主意,“這個王八蛋!我哪兒惹他了?失心瘋了?”

“你可別這么說,你怎么沒惹人家?”寧遠慢吞吞提醒道:“楊舅爺的親事,不是你告的狀?聽說晉王為了這親事,碰了幾十個釘子了,人家好歹是位皇子,平白無故的被人折了這么多回面子,說起來,都是因為你那一狀。”

“這能怪我?”周六急了,“好楊蝸牛一灘臭狗屎一樣,天天堆在軟香樓對面,你難道不惡心?再說,他舅舅都快四十的人了,還沒成家,我說一句怎么啦?他不嫌丟人,姑母還嫌丟人呢,這能怪我?”

“不怪你怪誰?難道怪貴妃?要不怪四爺?怪大爺?你看看,人家不但狠咬了你一口,軟香樓也順帶砸了,還不是因為這事最頭上是從楊舅爺看上阿蘿開始的?照我說,你就服個軟,把阿蘿贖出來,給楊舅爺送去,好好陪個禮,這事也許……”

“呸!”不等寧遠說完,周六氣的額頭青筋都暴起來,“他算什么東西!兩灘臭狗屎!我怕他?呸!”

“噓!”寧遠一把捂在周六嘴上,將他往旁邊拉了拉,一幅小心翼翼的模樣,左看看右看看,這才松開捂在周門嘴上的手,低低道:“你叫什么?你瞧你,怎么笨成這樣?你就不能動動心眼,想點事兒?”

“想什么?他就是臭狗屎!”周六臉紅脖子粗。

“笨!”寧遠一巴掌拍在周六頭上,“我問你,晉王平時脾氣怎么樣?硬氣不硬氣?”

“硬氣個屁!他脾氣怎么樣,他敢有脾氣?呸!”

“對啊,平時連脾氣都不敢有,怎么今天突然硬氣成這樣了?當街差點打死人,明知道這軟香樓咱們兄弟三天兩頭過來,還敢砸的粉碎,一伸手把這屎盆子硬生生扣到你頭上,他哪兒來的膽兒?”

寧遠問到了周六臉上,周六一臉茫然,“也是啊,對啊,他哪兒來的膽兒?遠哥你說他哪兒來的膽?”

“唉!”寧遠嘆了口氣,“長點心眼啊,小六!你怎么不想想,他如今靠上了誰?他舅舅那親事……”

“我也想到了!”周六一拍巴掌,“怪不得!這不是他硬氣,這是……我去找四爺!他這是報復!他那把火,關我什么事?憑什么報到我身上?什么東西!我去找四爺!”

寧遠松開周六,看著他上了馬,長長嘆了口氣。未完待續。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