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八四章 江南風起

作者: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6-12-14 19:13  |  字數:2254字

江南科場舞弊案發,就象深夜炸了煙花一樣,密折明折,密信兒明信兒,雪片般飛進京城各處,也飛往天下各處。8書網

江南西路布政使童敏秋闈取士按價排隊,童叟無欺,試題沿街叫賣拿錢可買,一張錄取榜單上,每個人的名字后面,都清清楚楚的備注上花了多少銀子,或是注明了哪家子弟,還真是,一張榜看下來,銀子數從多到少,門第兒從高到低。

江南貢院被憤怒的士子砸了大門,扔進了無數紙錢,以及十幾座財神像,領頭鬧事的士子杭保良一張激憤之極、文采斐然的揭貼和那份標注了銀錢門第的榜單,幾乎一夜間傳遍江南路,又象一陣狂風般,往京城,以及帝國各處傳播。

在京城候考的湯家嫡長孫湯浩虞看著榜單上一排祝氏子弟后面備注的高書江三個字,魂都嚇飛了,面對暴怒的高書江高使司,渾身是嘴也說不清楚,他壓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更不知道這事兒究竟是不是他家那位頗不簡單的老祖宗的手筆,

高使司顧不上跟湯家撕扯這事,他正絞盡腦汁兒、漚盡心血寫折子,天地良心,這事兒他根本不知道啊,這湯家……也許湯家也是被人載贓的……

周副樞密也是一個頭兩個大,他一力推薦高使司擔任明年春闈的主考,現在出了這事,江南那一排祝家子弟,明擺著是沖著明年的春闈來的,唉,這高家,這湯家,怎么這么沒出息?他薦人不當,皇上如今正氣的死去活來,他這請罪折子該怎么寫,才能讓皇上的怒火不會燒到他身上?

大皇子比所有人都憤怒,他交待的幾個人明列其上,這是小事,折了童敏,這才是大事,童敏是他門下為數不多的幾個三品大員,這一場事后,童敏就算廢了。8書網

這件事是個陰謀,童敏是被人謀算了。蔣先生這句話,他極其贊同,這天下,誰能算計他?誰敢算計他?

除了他那個兄弟,誰敢?

他燒了他的珍珠,斷了他的財路,現在,他又開始算計上他的人了!

四皇子卻看熱鬧看的心情好極了。

高書江受了牽連,他并沒放在心上,高書江做不了明年春闈的主考,他要抬舉的幾個人,不過換個人交待,這是件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事。江南事發,大皇子交待的人榜上有名,這還不算,童敏要折進去了,這件事太讓人高興了!

四皇子一邊樂哈,一邊琢磨著怎么樣在阿爹和阿娘面前把這把火撥的旺一點再旺一點,要是能讓老大因為這事失了阿爹的歡心,讓阿爹看出他的愚蠢,那就更好了。

季天官端坐在書房,面前長案上,擺著江南那張備注了明細的榜單,杭保良那張揭貼,以及江南主持族務的堂弟那封長信。

季天官看了四五遍,拿起信,送到燈上燒了,伸手拿起那張榜單,目光盯在那幾個祝氏子弟上面。

受長公主所使,去江南主事的,是李家那位入府沒多久的幕僚,文濤。

季天官的目光又在幾個祝氏子弟名字上掃過,牽進祝家,是要徹底阻斷高書江明年主考春闈的可能性。

朝里有能力有威望主持春闈、北地出身的兩榜進士,只有高書江,地方大員倒是還有兩位,可一個在川南,一個遠在秦鳳路,都是一路主事,調,是來不及了。

這個文濤,他知道高書江將要主持明年春闈的事,知道的比他早,也許比他更清楚,長公主這么信任他?這么信任李家?

季天官放下榜單,背著手,在屋里低著頭來回踱步。

他沒想到文濤還活著,就在上元縣,阿爹臨走前,曾經囑咐他要留意、最好能攏到自己手下的人中,頭一個,就是文濤。

季天官停步窗前,目無焦距的看著窗外,他大意了,這個文濤,果然銳不可當,據說文家人都長于陰謀,果然如此,他竟然不知道他就在上元縣……

“阿爹!”季疏影站在門口臺階下叫了聲。

“進來。”季天官叫進兒子,示意他去看長案上的榜單和揭貼。

季疏影一目十行看完,放回案上,“兒子剛剛看過這兩樣東西。”

“嗯?”季天官驚訝的看向兒子。

“是李信拿過來的,說是他家在江南的掌柜八百里急遞,剛剛拿到。”季疏影答道。

季天官眉頭皺起又舒開,“他還說了什么?”

“別的倒沒說什么,只說他在湖州老家時,聽常常往來江南做生意的掌柜們說,童敏確實極其貪婪。”

“李信身邊那位文濤文二爺,回來沒有?”

“回來?他去江南了?這事,是文濤的手筆?李家?他們怎么敢?”季疏影反應極快,季天官滿意的看著兒子,點了點頭,示意兒子,“坐,不是李家,是長公主。長公主從李家借用了文濤。”

季疏影愕然看著父親,季天官迎著兒子愕然的目光,“文濤走前,寧遠來尋我,說長公主要往江南辦幾件小事,在江南西路,必定有借助季家地方,我就寫了封信,和隨身小印一起,給了寧遠,后來,江南來了信,我才知道是這樣的事。”

“寧遠?長公主跟他?”季疏影更加愕然。

季天官露出絲笑意,“剛開始我也這么想,后來,我細細想了又想,長公主和寧家,橋歸橋,路歸路。”

“嗯,”季疏影眉頭緊擰,“要真是結了盟,寧遠必定會藏起這事,而不是狐假虎威,跟父親說那樣的話?”

“嗯,不過以寧家的威勢,他們用不著借長公主的勢狐假虎威。”季天官滿意非常的看著兒子,他雖然沒能青出于藍,他這個兒子,看起來是能青出于藍了。

“原本,皇上打算明年用高書江為主考,朝廷差不多該有一期北榜了。”季天官邊說邊看著兒子,“文濤辦長公主的差使,夾了私貨。”季天官指著榜單上幾個祝姓子弟。

“文濤知道高書江要做主考?那李信呢?”季疏影更加驚訝。未完待續。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