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零六章 曲大姑娘到了

作者: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6-12-22 14:19  |  字數:2213字

姜煥璋臉色陰沉一肚皮火,這樣明晃晃的送口供給他,又明晃晃的在他面前殺人,當他是白癡么?

這一趟差使,他是打定主意,要好好做出清名來的,至于會不會得罪了大皇子或是四皇子,他根本沒考慮,在他眼里,大皇子和四皇子,已經跟死人差不多了,而且,大皇子和四皇子這會兒已經針鋒相對,明刀明槍,除了除掉對方,別的事,應該早就不在他們眼里了。

正好,借著這個機會,揚一揚他的清名和威名。

從前他不懂事,處處顧忌處處束手,頭一趟和晉王出去賑災,就是因為他顧忌太多,怕得罪這個得罪那個,才處處被動,最后差點連命都丟了。

文二爺頭一回見他,就說過一句,做大事要勇往直前,之后的十幾、幾十年,這句話文二爺常說,確實,做大事就是要勇往直前!

姜煥璋拿起錢富的口供,祝青程的口供,以及書辦錄下來的左先生的寥寥數語,連看了好幾遍,輕輕拍著桌子,他找到切入之處了!

…………

京城,津河碼頭。

曲大姑娘吃了飯,外面嶄新的桐木青油大車已經準備好了,車子圍著靛青杭綢圍子,四角垂著通紅的流蘇,拉著車的兩匹馬矯健俊美,曲大姑娘盯著車子看的轉不開眼,這輛車,她太滿意了,這是她見過的最好的車!

曲大姑娘緊繃著臉,努力壓下自己的喜悅和好奇,以便顯的對這樣的車子、這樣的華貴已經習以為常,看著婆子放好踏板,曲大姑娘拿捏著上了車,一掀簾子,入眼一片光閃,車廂內的奢華讓她目瞪口呆,再也忍不住,低低一聲驚呼。

好在沒人聽到,曲大姑娘趕緊閉緊嘴,用力繃住臉上的肉,小心的在閃著微光的織錦緞墊子堆里坐下,拉了拉裙子,有幾分怔神,她這裙子,還不如這車廂最差的墊子用的料子好……

玉硯跟進車里,曲膝跪坐在車前,抽開隱藏在車廂板上的小抽屜,取出小巧精致的紅泥小爐,捅開,取銀壺燒上水,接著焙茶碾茶,給曲大姑娘沏了茶,放到專門雕出形狀放杯子的凹糟里,又抽開另一個抽屜,取出細巧點心、鮮果蜜餞出來。

曲大姑娘幾乎看直了眼,這份享受,她連想都沒敢想過。

茶是極品,清香無比,點心果品精致美味的讓她無可挑剔,曲大姑娘雙手捧著杯子,透過簾子縫,看著外面慢慢往后退去的樹木,心里的感覺無法言表。

無論如何,她都要讓自己過穩這樣的日子,無論如何,她都要讓姜家認下她這門親事,無論如何,她都要嫁進綏寧伯府!

車子頓了頓,賈婆子探頭進來,神情頗為嚴肅,“大姑娘,老奴的話跟您說。”接著示意玉硯,“你去后面車上。”

玉硯下車,賈婆子上車,坐到曲大姑娘對面,“大姑娘,前兒咱們不是先派人到京城來打聽打聽么,現在回話兒了。”

“怎么樣?”曲大姑娘一下子繃起上身,急切無比的看著賈婆子。

賈婆子嘆了口氣,“大姑娘要穩住,唉,我先說不好的信兒,再說好信兒。大姑娘,咱們姑爺,今年二月里,已經成親了……”

“什么!”曲大姑娘一聲尖叫,“他成親了?他怎么能成親?是我……是我……”

“大姑娘!大姑娘!您穩住,您得穩住!”賈婆子急的兩只手亂揮,“就是成了親,大姑娘也在前頭,不是沒有機會,大姑娘您穩住,您聽我說!”

“他明明跟我有婚約!是我阿爹跟他阿爹定下的,他跟我有婚約!”曲大姑娘離崩潰只有半步了。

“大姑娘,您聽我說,您放心,這門親事,老奴就算拼上老命,也要替大姑娘奪回來!大姑娘放心,老奴必定讓您風風光光嫁進綏寧伯府,做綏寧伯府世子夫人!”賈婆子拍著胸口打保票,“理在咱們這里,就算他是伯府,他也得講理!大姑娘放心!伯府跟咱們有婚約在先,他就算成了親,那也不能算數!”

賈婆子又是拍胸口又是滿口保票,總算把曲大姑娘從崩潰邊緣拉回來,至少能接著聽她說話了。

“余下的都是好事兒了。頭一件,咱們姑爺娶的這位,是位商戶家的姑娘,姑爺對這位商戶家的姑娘很不滿意,成了親第二個月,就把這位商戶家的姑娘,趕回娘家了,一直到現在,這位商戶家的姑娘,還在娘家住著。”

“真的?”曲大姑娘一臉眼淚又笑起來。

“一丁點兒也假不了!”賈婆子也笑起來,“第二件好事兒,我跟大姑娘說的那位胡老爺,如今也在京城住著呢!”

“就是跟阿爹最最要好的那位胡伯伯?我和……他的親事,就是他保的媒?他還認了我做誼女?”曲大姑娘更加驚喜,“你不是說他回家奔喪,已經好些年沒有音信了?”

這一路上,賈婆子早就將曲大姑娘她爹,和胡老爺,以及姜伯爺那份令人贊嘆感動的友情,連經過帶細節,不知道說了多少遍了。

“這是大姑娘運道好!”賈婆子看起來比曲大姑娘更歡喜,“胡老爺也就是兩三個月前才進的京,胡老爺先頭是因為父親病了,回家侍疾,沒想到父親好了,母親卻一病去了,母親一走,他父親太難過,也跟著去了,胡老爺是個極孝順的,痛心疾首,竟在父母墳前整整守了六年,六年孝滿,他兒子大了,極有才氣,他就留在家里,親自教導兒子,等兒子中了舉,又帶兒子游歷了兩年,這才能脫身到京城。”

“原來是這樣。”曲大姑娘聽的羨慕不已。

“胡老爺說,他到京城才知道咱們老爺早就走了,唉,他說他當年離開京城時,咱們老爺就病倒了,他自責的不得了,說當年咱們老爺由小病成了大病,以至于病重不治,說不定也是擔心思念他所起,胡老爺說,他已經派人到太平府去尋咱們了,沒想到咱們倒先來了。”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