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二三章 抬嫁妝先斷個親

作者: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6-12-27 03:48  |  字數:2210字

姜家和李家議親時到底說沒說過和曲家有過婚約,以及李家是不是答應了曲家來了就當妾這些事,要查清楚很容易,也就是去年的事,當初兩家請的媒人,全福太太,一個沒少全活著呢,誰都沒聽說過姜家和曲家訂過婚約這回事。8書網

刑府尹當堂就出了判書,姜家和李家議親時沒提過和曲家的婚約,李家對姜家和曲家已有婚約一事,一無所知,更沒有曲家姑娘來了李家姑娘就做妾這種話,這些流言子虛烏有,他會讓人追查流言來源,一旦查到必定重重懲處。

但李家告是姜家放出的傳言,也是查無實據,至于李家求判義絕這一條,姜、李、曲家婚事糾紛,已呈交禮部處置,他這里判不了,等禮部行文吧。

李信看起來氣極了,當堂痛哭,怒罵姜家,表示姜家太卑鄙無恥,既然府衙查無實據無法懲處姜家,那他就自己動手,抬嫁妝斷親!

刑府尹吱唔干笑,這種事,你們自己看著辦,他就不好說什么了。

李家告姜家查無實據,幾個媒婆的狀子更加查無實據了,李信憤然無比的帶人直奔綏寧伯府,幾個媒婆可沒敢往綏寧伯府伸手,再怎么那也是伯府,沒她們伸手找場子的份,這股子悶氣一憋好幾年,幾個人挖空心思,生生攪散了姜家兩位姑娘,姜婉和姜寧前前后后好幾樁親事,生生把本來就不容易嫁出去的姜婉和姜寧,攪的二十多奔三十了,還在姜家伸長脖子盼嫁。8書網

吳嬤嬤剛剛告退出府,陳夫人靠在炕上,正舒舒服服由著捧云捶著腿,半睡半醒的做著個零零落落的美夢,姜婉尖叫著沖進來,“不好了!打進來了!阿娘!李家打進來了!”

“什么?”陳夫人一下子嚇清醒了,“李家?她們怎么敢?你大哥呢?你爹呢?我的命……吳嬤嬤呢?唉喲我活不成了!我心口疼……唉喲我透不過氣……”

陳夫人嚎啕大哭,揪著胸口,她活不成了,她透不過氣了,她快要氣死了,她的命好苦啊……

姜婉倒鎮定了,站在炕前,看著哭的淚如雨下的阿娘,呆了片刻,轉身就往外跑,捧云急的臉色蒼白,正用力一下接一下的撫著陳夫人的后背順氣,見姜婉轉身就跑,急的失聲尖叫,“大娘子!快讓人請大夫!夫人……來人哪,快去請大夫,快去叫吳嬤嬤!夫人……”

姜婉一口氣奔到她爹那間風雅無比的書房,一頭扎進去,她爹正憂郁的歪在窗前炕上,手里捏著本書,吟詩抒懷。

“阿爹!李家打進來了,說要抬嫁妝斷親,是李家那個剛續的假兒子,已經打進來了,阿爹您快去看看!”

姜婉這一通跑,那股子驚嚇倒過去了。

“去跟你娘說!”姜伯爺一臉厭惡,“內外有別,怎么能過來找我?一點規矩也沒有!去尋你娘去!”

姜婉急忙退出來,站在書房院外,呆了好半天,內外有別,被人家打上門抬嫁妝退親這樣的事,是內?

姜婉挪了幾步,挪進路邊一間暖閣,抱著腿擠在角落里,閉上了眼,這事阿娘會管的,她累了,她要歇一會兒。

姜寧比姜婉勇猛多了,姜婉讓她先擋著她去找人,姜寧沖也沖了,擋也擋了,只不過她跟萬嬤嬤帶來的婆子差太多了,一頭沖上去,就被兩個婆子架起來,架到了旁邊一人多高的假山頂上,姜寧嚇的不敢睜眼,緊緊抱著假山頂,扯著嗓子慘叫救命。

萬嬤嬤一馬當先,李信跟在后面壓陣的這一場打上門來,從大門口起,也就遇到了姜寧這一個沖上來抵擋的,其余的,一小半看熱鬧黨,一大半帶路黨。

萬嬤嬤帶著眾人直奔李桐住過的清暉院抬東西,李信站在二門往里一箭來遠,沒再往里走,轉頭打量著破敗的綏寧伯府,以及四周探頭探腦看熱鬧的仆婦下人,心里感慨無比。

他這是頭一趟進綏寧伯府,綏寧伯府的破敗和混亂,超出了他的想象。看著眼前的情形,再想想紫藤山莊和京城大宅,李信心情之復雜,無法描述。

紫藤山莊是阿桐打理,上次他宴請季疏影等人,阿桐替他打理安排了一切,就算他見識少,呂炎和季疏影見識不少吧?一直到現在,兩人一提起來,還是贊不絕口。

他這個妹妹當家理事之能,能有多少人及得上?

眼前帶人章法分明打進來的萬嬤嬤,以及這些人,都是阿桐的陪嫁,原本,她們應該在這府里,幫著阿桐,把這座府邸打理的象紫藤山莊一樣,花團錦簇,而不是象現在這樣,沖進來打砸抬東西。

李家的銀子,他知道的肯定不是全部,就他知道的那些,已經讓他驚到駭然了,這些銀子,原本全部都是阿桐的,就是現在,阿桐要多少,母親都會給多少吧,就是自己……這李家的銀子,都該是妹妹的。

萬嬤嬤說姜煥璋成了親之后就被五通神附了身,這樣的媳婦,他竟然瞎眼不見,掃地出門,除了五通神附了身,他也想不出其它解釋了。

顧姨娘聽說李家打上門了,嚇的魂飛魄散,李氏的壓箱銀子,說起來都是花在她身上了,還有李氏的嫁妝……顧姨娘越想越怕,表哥又不在府里,萬一那位張太太把她賣了?怎么辦?

顧姨娘挺著大肚子,跑不敢往外跑,萬一一跑出去就被抓了呢?在院子里……哪有安全的地方?顧姨娘圍著院子轉了四五圈,一頭扎進假山后的那堆枯枝爛葉下,閉著眼睛只求菩薩保佑,讓李家的人找不到她。

青書倒還算淡定,讓人鎖死院門,膽顫心驚卻又十分期盼,最好李家把姓顧的那個賤貨提腳賣了!就算不賣,也把她打的小產了才對得起大奶奶。

秋媚興奮壞了,一把將被子掀翻到地上,從枕頭下拎起她的小包袱,提著包袱就往外跑。

這包袱她早就收拾好了,就等著象今天這樣,拎包袱出府。未完待續。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