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六一章 二爺的段位

作者: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7-01-09 22:35  |  字數:2278字

/strong寧遠示意文二爺,兩人沿著平緩的林中小徑往山上走,寧遠低低將阿蘿收到珍珠簾子的事說了。8書網

文二爺驚訝的高抬起兩根眉毛,好一會兒才落下去,“這是要嫁禍給四皇子?離間四皇子和周貴妃?”

寧遠斜著文二爺,心里頗有幾分不自在,他想了一會兒才想到,文濤卻一聽就明白了,他跟他比,還是差了火侯,怪不得阿爹對從前那位文幕僚那樣推崇。

“這一招不錯,大皇子總算悟到他和四皇子輸贏的關鍵。這幾個回合看起來,大皇子和四皇子都聰明了不少。”文二爺看起來十分滿意。

寧遠不滿的看著他,“這可不是好事!”

“放心!”文二爺轉頭看了眼寧遠,一臉的笑,“底子在那兒,再聰明能聰明哪兒去?太蠢了也不好,你拋個餌他都不知道咬,那也不行。”

寧遠被文二爺一句話逗樂了,這話也是,底子有限,聰明就更有限了。

“連大皇子和四皇子都看到了哪是關節。”文二爺這句話里的意味十分曖昧,“我上回就跟你說過,要破局,最笨的法子就是最好的法子,一刀劈下去,立刻就能打開局面。”

寧遠低著頭走了十來步,看著文二爺,“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上回說,我就知道,只是,”寧遠頓住話,低著又走了幾步,才接著道:“我家寧家有幾條祖上留下的鐵律,不可弒主是其中之一,我姓寧,就不敢違了祖宗的規矩。8書網”

“很多人家都有這樣的規矩,比如季家。”文二爺看起來并不怎么在意,“可總有不守規矩的子孫,不知道林家祖上有沒有過這樣的規矩。”

寧遠斜著他,沒接他這話,文二爺也不說話了,兩人并肩走了一會兒,寧遠突然笑道:“二爺無牽無掛,又如此豁達,二爺就沒想過親手解開這個關節?”

“我是幕僚,規矩是只動嘴不動手。”文二爺捋著那幾根老鼠須,“豁達這句七爺沒說錯,可我不是無牽無掛,李家可是一大家子呢,我這個幕僚,沒有連累了主家的理兒,再說。”

文二爺看著寧遠,一臉真誠,“七爺所圖,跟我,跟李家所圖,那可差的太遠了,這事兒,七爺犯得著,我們,可犯不著。”

寧遠被文二爺這一番話噎夠愴,卻一個字兒不好反駁,呼了口氣,仰起頭欣賞枯光的樹枝。

“這件事,七爺有什么想法?”文二爺仰頭看了眼,枯枝藍天,沒啥好看的。

“傷十指不如斷一指。”寧遠垂下頭,答了句。

“嗯,我也是這么想,若是能先斷了四就好了。”文二爺一臉的遺憾,“不過,看樣子,老大遠不如老四,先斷的,只能是老大,當街那頓鞭子之后,老大已經是一個廢子,唉,可惜。”

“這有什么好可惜的,要是萬事都按咱們的心意往前走,那還要幕僚做什么?”寧遠刺了句,文二爺連連點頭,“嗯!這話在理兒!”

“二爺有什么想法?”寧遠接著問道。

“老大成了廢子,這是朝臣的想法,肯定不是老大,還有周貴妃的想法,至于皇上,”文二爺頓了頓,“不好說,老四就算知道老大個廢子了,他也不敢掉以輕心,老大不死,他不會放心,皇上,周貴妃,老大和老四之間,死結打的越多越好。”

文二爺嘆了口氣,“就算是嫡親母子,打的結多了,一樣會撥刀相見,情份靠不住,血脈一樣靠不住。”

“嗯。”好一會兒,寧遠低低應了聲,“那就打結,能打多少就打多少。”

“對了,那位錢掌柜?”文二爺話沒說完,寧遠就點頭道:“放心,這兩天就讓他離開京城,遠走避禍。”

“七爺思慮之周到,令人敬佩。”文二爺拱了拱手,寧遠斜著他,他夸他思慮周到?

“七爺年紀還小,再說,七爺一向殺伐果斷,光明磊落,從前并不擅于這樣的陰暗詭詐,能這樣滴水不漏,極其難得。”文二爺神情嚴肅,極其鄭重的解釋道。

寧遠斜著文二爺,好半天才調開目光,“文二爺才是真正的天縱之才,文家代代如此,真是令人仰而視之。”

“絕戶之家,不提也罷。”文二爺語調淡然,“我家姑娘今天進城了,七爺若得空,不妨尋我家姑娘說說話,也許能得到什么指點也說不定。”

文二爺突然說了句,寧遠一愣,文二爺指著小山另一面,“話盡路轉,我就從這兒回去了,七爺,你辦的是大事,先要穩住自己的心,急是急不得的。”

寧遠呆了片刻,長揖到底,直起身,轉身回去了。

再繞回北門,寧遠沒再耽誤,徑直進城,吩咐六月去問李桐去了哪里。

六月話回的極快,李桐進城,是到擷繡坊看帳的,現在在擷繡坊。

寧遠露出絲絲笑意,看來她這趟進城,是專程來見自己的,所以才選了擷繡坊落腳。象他這樣的紈绔子弟,跑擷繡坊給相好的女伎挑時新的衣服首飾,那真是太正常不過了,墨七和周六,都是擷繡坊的常客。

寧遠直奔擷繡坊,給阿蘿和柳漫,以及云袖等人各挑了一身衣服,眼角余光瞄見李桐的丫頭水蓮提著提盒,從門口走過去。

寧遠急忙出門跟上去,水蓮回頭看了他一眼,接著往前走,轉了七八個彎,在一間極小的院子前,敲了敲門,院門打開,水蓮卻往讓到了旁邊。

寧遠多聰明的人,一把撩起長衫,三步并作兩步沖上臺階,沖水蓮拱了拱手,一腳踏進院子,水蓮跟在后面進去,重又關上了門。

院子極小,三間上房,西邊直接延出來一間,垂著棉簾子的上房和西廂,噼啪的算盤聲清晰可聞。

她還真是來盤帳的,寧遠踩著混在一起、急促而節奏分明的算盤聲,進了上房。

上房只有靠東的一盤炕,炕上放著張寬大的炕幾,幾上攤著四五本帳,旁邊小幾上放著茶水點心,炕幾旁,李桐正一手翻帳本,另一只手飛快的打著盤算。未完待續。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