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六二章 遞話

作者: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7-01-09 22:35  |  字數:2235字

/strong寧遠站在門口環顧四周,屋子很小,不過因為只有一盤炕,炕上只有一大一小兩張炕幾,和炕幾旁的李桐,小屋也顯的十分寬敞。8書網

除了炕上,沒有能坐的地方,寧遠毫不客氣的脫了鞋,坐到李桐對面。

李桐翻帳頁打算盤,全神貫注,寧遠打量完屋里,目光落在李桐身上,從上往下打量她。

烏亮的頭發挽了個簡單的圓髻,圓髻一側插了個赤金鑲紅藍寶掩鬢,耳朵上戴著的耳墜也是赤金鑲寶,一邊鑲著鴿血紅寶,一邊鑲著矢車菊藍寶。赤金的黃燦映著紅藍寶的奢華,配以密集清脆的算盤聲,寧遠莫名想笑,這位李姑娘實在有趣極了。

李桐很快翻完了帳頁,提筆蘸墨,在帳頁上寫下數目,寧遠上身前傾、脖子伸的老長,看著李桐寫字,李桐寫完幾行字,吹了吹,見字干了,合上帳薄。

“你又不用考秀才,怎么練出了一筆正書?”寧遠嘖嘖有聲,對李桐竟然寫一筆規矩周正無比的正書,十分遺憾。

“雖然不用考秀才,可是要記帳,帳本上都要用正書。”李桐一邊將帳薄一本本合起,一邊答著寧遠的話。

“就為了記帳?”寧遠根本不相信。

“嗯。”李桐嗯了一聲,從旁邊小幾上拿起個小巧的銀鈴搖了幾下,門簾掀起,水蓮和綠梅進來,收走帳薄,擺了茶水點心上來。8書網

水蓮和綠梅收拾好,剛剛退出去,寧遠就迫不及待追問道:“真為了記帳練的正書?”

“對。”李桐倒了杯茶推給寧遠,“就象你們寧家,以武立家,子弟從會走路起就要練功夫,再大了要上戰場拼殺歷練,象季家,詩書傳家,子弟自會走路就要讀書寫文章,再大了要去考秀才考舉人考進士,我們這樣的商家,以商為生,子弟會走路起就要學打算盤,學著記帳,長大了就看帳做生意,不都是這樣么?”

寧遠呆了片刻,哈哈笑起來,“李姑娘這份不自棄……咳,我是說,世人愚見,我也愚見,姑娘別介意。”

“跟你有什么好介意的。”李桐抿了口茶,拿起塊點心咬了口。

寧遠聽的一呆,跟他有什么好介意的,這句話讓他心里莫名的暖意融融。

“這點心是班樓出的,還是擷繡坊的?你這擷繡坊,茶水點心都好的出奇。”寧遠說不清為什么要岔開話題,拿了塊點心扔進嘴里,一邊嚼一邊含糊問道。

“這是我的丫頭做的,擷繡坊的點心也就是過得去,畢竟是幾斤十幾斤大鍋做出來的,再精致也有限。”李桐將另一碟點心推到寧遠面前,“你嘗嘗這個。”

寧遠毫不遲疑的掂起一只扔進嘴里,嚼了幾下,“這是豆包?”

“是。”李桐笑容綻開,“你能吃出來,看樣子沒差太遠,做的小了點,我嫌豬油太膩,豆餡兒里放了花生醬,沒放豬油。”

寧遠吃了一個,又吃了一個,一口一個,眨眼功夫將碟子五六只豆包吃了個干凈,意猶未盡,“還是豬油好吃,花生醬不香。”

李桐只笑沒答他這句話。

“這是專程帶給我的?”寧遠指著點心碟子,李桐點頭,寧遠有些意外,卻忍不住笑起來,“你難道不該說,不是專程帶給我,不過順便……”

“那有什么意思?”李桐打斷寧遠的話笑道,寧遠哈了一聲,“也是,咱們兩個這交情,不用口是心非這一套,有什么話直說最好,帳查的怎么樣?”

寧遠最后一句問的李桐有閃了腰的感覺,前面那幾句,最后一句難道不該問她找他有什么事嗎?怎么問到帳查的怎么樣了?

“還好,今年一年托七爺的福,比去年多賺了幾兩銀子。”

“托我的福?是我托了擷繡坊的福,只要拿幾兩銀子出來,擷繡坊就能把一切打理的妥妥當當,那些女伎喜歡什么不喜歡什么,擷繡坊知道的一清二楚,回頭就說是我交待下的,是我托福,省了多少心,這擷繡坊是你打理的?”

李桐聽他越說越遠了,只好往回拉,“阿娘打理,我不過過來看看帳,離臘月不遠了,你一個人在京城過年?”

“嗯。”聽李桐問到這個,寧遠明顯臉色一沉。

“去看你大姐嗎?”李桐緊接著問了句,寧遠一怔,看向李桐的目光里透出幾分探究之意,“長公主……”

“不是她,我來看帳,既然進了城,順便見見你,說幾句話,沒別的意思。”李桐打斷寧遠的話。

“喔,去了也是淚眼相對,不去。”寧遠答的很快,李桐沉默片刻,“我記得你說過,你的功夫最早是你大姐教的,她還帶你打過仗,你大姐要是沒做皇后,嫁了別人,是不是也一樣不會再象做姑娘時那樣打仗動武了?”

“大姐一心一意想做個女將軍,阿爹無所謂,阿娘覺得大姐都被阿爹慣壞了,就算嫁了人,只要不是象現在這樣,大姐肯定和做姑娘時一樣,領著一隊人馬,和大哥二哥一樣。”

寧遠答著話,看向李桐的目光里透出了凝重,他的認知中,眼前的李姑娘話不多,不多的話里,沒有過廢話,她說起這些,必有深意。

“那天聽你說你大姐教你功夫,帶你打仗,后來又聽你說起過一回打仗的事,我只是想一想,都覺得可怕極了,要是讓我象你大姐那樣踩著血肉砍殺,頭一息砍掉了別人的頭,下一息自己的頭可能就被別人砍了,哪怕不是自己上戰場,就在旁邊看著這樣的場面……別說看,就是想一想,我都覺得受不了,要是有人逼著我上戰場,象你大姐那樣,我肯定扔根繩子吊死算了。”

李桐一邊說,一邊看著寧遠,寧遠眉頭微蹙,他想不出她跟他說這些是什么用意。

“我從小跟阿娘學算盤,對帳看帳本子,聽阿娘說做生意的門道,后來大一點,阿娘就給了幾間鋪子讓我學著做生意,再后來又接管了其它的生意。”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