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九二章 直面

作者: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7-01-19 14:06  |  字數:2274字

福安長公主緊緊抿著嘴,李桐嘆了口氣,“你跟我還不一樣,我的事能熬,你的事熬不過去,偏偏我脫身了,你脫不得身。”

“你先回去。”福安長公主冷聲說了句,站起來就往后面走。

李桐看著她的背影,低頭沉默了片刻,將碾好的茶粉放進杯子,沏了杯茶,慢慢抿完了,這才站起來,出門回去紫藤山莊。

第二天一早,李桐剛在寶林庵外下了車,道生師太迎出來,“李居士,長公主讓人傳了話,說皇上遣了人來,請她進宮說說話兒,她一早就奉旨進宮了。”

李桐的心猛的往下一沉,“什么時候走的?”道生師太搖了搖頭。

“那什么時候派人來傳的信?”

“至少半個時辰前了。”道生師太看著李桐,好象想說什么,卻又垂下眼皮,雙手合什微微頜首,轉身進去了。

“去別莊。”李桐上車吩咐大喬,大喬趕著車,直奔別莊。

別莊大門緊閉,離了一射之地,李桐看著緊閉的別莊大門,吩咐去上次去過的角門。

看這扇門是沒有用的,她印象中,這間別莊的大門一直這么緊緊關著,也不知道開過沒有,福安長公主進出,一向只走角門。

李桐站在角門外,看著水蓮拍了半天門,角門內還是靜寂一片,水蓮手都拍痛了,回頭看向李桐,李桐耷拉著肩膀,轉身上車,水蓮急忙跟在后面上了車,大喬趕著車,往紫藤山莊回去。

紫藤山莊門口,姜煥璋背著一只手,后背后挺的筆直,站在紫藤架下,紫藤架外,獨山牽著馬,掂著腳尖,徒勞的想往紫藤山莊里面看進去。

“姑娘,姜家大爺在咱們山莊門口站著呢。”車子剛彎進筆直通往紫藤山莊的大車路,大喬就看到了姜煥璋和獨山,急忙勒住馬,用馬鞭捅了捅車廂板稟報道。

大喬勒馬勒的太急,李桐在車廂里被晃的上身往前沖,忙伸手按在車廂板上,一把拉住就要掀簾往外看的水蓮,“不用勒馬,不用看,不管他,咱們回咱們的。”

“是。”大喬一想也是,不相干的人了,管他干什么?這么一想,大喬有幾分羞愧,差點丟了姑娘的臉,大喬趕緊甩起鞭子,擺出一幅什么也沒看到的樣子,趕著兩匹馬不急不緩的往紫藤山莊回去。

姜煥璋聽到動靜,轉過身,看著端坐在車前甩著鞭子的大喬,和大喬身后那輛靛藍綢圍子的大車。

大車從姜煥璋旁邊經過,徑直進了側門,姜煥璋看著車子進了側門,抖了抖斗蓬,上了臺階,拍響門環,看著從門縫里露出半張臉的門房,“跟你家大姑娘說,我要見她,有幾句話要問她。”

門房猶豫了下,客氣答道:“請稍候。”

李桐一路上都在翻來覆去想著福安長公主突然被召進宮這件事,擔憂的心里七上八下沒片刻安寧,聽了門房的傳話,頭也不回的吩咐道:“告訴他,我見他不便,要見就請他去見大爺。”

“大爺沒在府里,昨天進城會文,說是明天才回來。”門房跟在李桐后面答道,李桐頓住步,水蓮跟在后面建議:“太太在家,讓太太見見他?要不就說不見,姑娘現在不好再見他。”

李桐沉默了一會兒,轉身往離二門最近的暖閣過去,“請他進來。”

“姑娘,你真要見他?他……要不我去請二爺?讓二爺跟姑娘一起見他……”水蓮有幾分慌亂,她對這位從前的姑爺,到現在,心里還是很有幾分懼意。

“不用。”李桐打斷了水蓮的話,“別擔心,沒什么事,這事我想到了,我以為他一回到京城就會來,沒想到拖到現在。”

“那我陪著姑娘。”水蓮緊緊跟在李桐后面,真有什么事,她就擋在姑娘前面!

李桐剛進暖閣,姜煥璋也到了,進了暖閣,沒看李桐,先轉身打量著暖閣,走到暖閣南邊窗戶前,伸手推開了窗戶,“這間暖閣南窗外的景最好,一年四季都能入畫。”

水蓮愕然看著姜煥璋,他怎么知道這間暖閣南窗外景最好?他來過紫藤山莊?不可能啊?他來過,她不可能不知道!

“你到外面等著。”李桐見姜煥璋這樣作派,轉頭吩咐水蓮,水蓮看看李桐,又看看姜煥璋,不敢答應。

“沒事,去。”李桐再次吩咐,水蓮只好往外退,“是,那我……我去給……我去沏茶!”

姜煥璋回頭,斜著退出暖閣的水蓮,他記得這個短命的丫頭。

“有什么話,說。”李桐站在椅子旁,沒有坐下的意思,姜煥璋也沒有坐下的意思,直視著李桐,“曲氏和婚約,是你布的局?”

“不是。”李桐的回答簡潔而干脆,姜煥璋一怔,隨即失笑,“是了,你最擅長說謊不認帳,從前幾十年里,你一直這樣,明明是你做的,你也敢這樣直視著我,說:不是!”

李桐目光里滿溢著淡漠,滲雜著無數疲倦,她說不是的時候,都是不是,從來沒有過是。

不過,這會兒,她沒有任何解釋的**,她跟他,連一個字也不愿意多說,更不想再看到他,哪怕一眼,他是她已經甩在身后,只愿永遠不用再見的東西。

“還有別的話要說嗎?”李桐冷淡的再問了句。

“當然有,我問你,我姜煥璋哪兒對不起你?姜家哪兒對不起你?”姜煥璋滿腔憤懣,都是她,攪亂了他這一生本該順利高飛的開始,都是她,他還魂回來,步步艱難,身陷困境,都是因為她!因為她設計了他!

李桐無聲而笑,他的話,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更無從答起,她知道他不是裝傻,他真的覺得他對她恩比天高,義比山重。

這真是個笑不出來的笑話兒。

“姜世子言重了,姜家和曲家有婚約在先,這是令尊親自定下的,曲姑娘父亡母病,與理與情,姜家都應該重續前約,迎曲姑娘嫁進姜家,曲姑娘書香門第,必定和你琴瑟和鳴,舉案齊眉。”...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