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八四章 娶媳婦兒

作者: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7-02-04 20:41  |  字數:2251字

寧遠正要再說幾句,門外一陣腳步聲撲面而來,小廝有些急切的稟報聲還沒落,墨七就一頭扎了進來。

“可算找到你們了,怎么到這兒來了?”

“來吃早飯。”寧遠一邊仔細打量著墨七,一邊隨口答了句,“你吃了沒?”

“吃了。”墨七挨著寧遠坐下,接過茶先喝了幾口,“就是沒吃,我也沒心情吃。”

“出什么事了?”周六精神了,脖子伸長湊過去,“快說說!”

“你太婆要給你定親了?”寧遠看著墨七苦瓜一般的臉,想了想,也只有這件事了。

墨七不停的點頭,“定倒沒定,不過也快了,唉,屋漏趕上連陰雨!”

“哪家姑娘?”周六急忙問道,“怎么一點風也沒有?說定就定了?唉喲!那你豈不是很快就要成親了?哈哈哈,好事兒!恭喜恭喜!”

“你能比我哪兒去?你娘也快給你看好人家了吧?”墨七一把把幾乎貼到他臉上的周六推開。

“哪家姑娘?”寧遠也追問道,這個時候,不知道多少人家,眼巴巴看著墨相要和哪家結親,要是定下的是太子一派……

“沒定,就是……看樣子差不多了。”墨七哭喪著臉,“是我三姑婆家侄女兒,明家三娘子,前天剛到京城,今天早上我才知道,唉!”

“你三姑婆家侄女兒?是兩浙明家?那不錯啊,兩浙明家是跟江南季家齊名的大家族,人才輩出,聽說明家姑娘個個都是才女,你這個三娘子,也是才女?”周六先給寧遠解釋了句,他的認知中,寧遠對北三路以后一無所知,全靠他提點指示。

“才女!”墨七一張臉更苦了,“可不就是個才女!就是那種,抿一口茶,說半句話,然后相視一笑,盡在不言中那種!”

寧遠噗一聲笑了,“跟誰盡在不言中?跟你?”

“哪能跟我?說半句話我哪懂?我跟她怎么盡在不言中?她都說全了我也不見得懂,何況還沒說全,她跟我六妹妹,兩個人盡說半句話,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就一臉的我明白了,明白什么?我簡直……”

墨七痛苦不堪,周六不停的點頭,一臉的與我心有戚戚焉,“我跟你說,我最討厭這樣的人,上回阿蘿也搞這事,抿一口酒,在那感慨,什么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我就翻了臉,跟爺擺這譜,爺不吃這套,阿蘿說訓就訓了,這要是媳婦兒,可不好訓,說不定還得挨訓,唉,可憐!”

周六用力拍著墨七的肩膀,一臉同情。

“要是明家三娘子象你說的這樣,人家能看上你?”寧遠直指重點。

“聽太婆那意思,這門親事,她們瞞著我商量了至少半年一年了,這一趟是我小姑的嫂子帶著這位三姑娘來的,好象沒別的事,就奔著親事來的,我是不怎么樣,可我是相府公子,我翁翁是首相,就沖這個,我不怎么樣也怎么樣了。”

墨七垂頭喪氣,周六卻聽的臉色微變,墨七再不怎么樣,可他是相府公子,首相公子!

寧遠斜著周六變幻不定的臉,只裝沒看見,和墨七說話。

“也是,你雖然有一點胡鬧,可也算不上大錯,成了親就好了,畢竟是相府公子。才女有什么不好?你看看你這樣子。”寧遠隨口亂說。

“七哥,咱們兄弟不是外人,老實說,我真是想娶一個我喜歡的,合得來的,夫妻兩個,得臉對臉過一輩子,對吧?明家三姑娘好是好,太好了,她說話我聽不懂,我說話她看不上,這么臉對臉過一輩子,多憋屈?我家又不許納妾。”

墨七看起來十分難受。

“你不是還有阿蘿嗎?這京城有的是善解人意的女伎,不納妾就到外頭樂,有什么大不了的。”周六心情不怎么好。

“你真要不喜歡,那就跟你太婆說一聲,另外再挑就是了,這事可不能含糊,一含糊就是一輩子。”寧遠凝起精神,神情很是認真。

“別的都好說,就這件事上,太婆不會聽我的,她就想找個象明三姑娘這樣的詩書大家的姑娘,好給我生個會讀書的兒子,我爹也這么想,我怎么說?說明三姑娘書讀的太多說話我聽不懂?太婆能理我?”

墨七抹了把臉,他快要哭出來了。

“那你有相中的人沒有?”寧遠也有點撓頭。

“沒有,我玩也就是在紅樓玩,我又不是登徒子,我到哪兒相中人去?”墨七橫著寧遠,他哪有相中人的機會?

“這事……”寧遠一根手指按著太陽穴,“小七,有句話,你說的特別對,這夫妻兩個,得臉對臉一輩子,無論如何得娶個自己喜歡的,這事,七哥幫你!咱們兄弟,三個臭皮匠,怎么著也得抵上一個諸葛亮!”

“對對對!還有我,六哥也幫你!說什么也得讓你娶個稱心如意的媳婦兒!”周六急忙湊上拍著胸脯跟在他遠哥后頭表態。

“是還有你,你也得娶個稱心如意的媳婦兒!”寧遠一巴掌把周六拍回椅子上坐下,看著墨七,一臉嚴肅,“七哥沒跟你玩笑,你想清楚,要不要咱們兄弟齊心,讓你,還有小六,都娶個稱心如意的媳婦兒回來。”

“要!”墨七急忙答應,話音剛落,又急忙補充道:“可是,七哥,可不能過了,別害了……”

“放心,這是什么事?不管害了誰那都是傷陰德的事,該怎么做,咱們兄弟三個商量,商量好了再做。”寧遠知道墨七的意思,立刻答道,他可沒打算得罪墨相,以及墨二爺。

“遠哥您先說,咱們怎么辦?把明家嚇回去?”周六來精神了,一只腳踩在椅子上,就要挽袖子捋胳膊。

寧遠一巴掌把他打坐下,“頭一條,你和小六都老大不小了,不成親肯定不行,今年定下親事,拖一拖,明年后年成親,就差不多了。”

“嗯,我也是這想的。”墨七點頭,周六不停的點頭,他其實對成不成親沒什么大感覺,成也行不成也行!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