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二九章 春日菡萏

作者: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7-03-02 07:08  |  字數:2265字

“恭喜姐姐,姐姐兄長高中二甲頭名,真是大才。”明三娘子在李桐對面坐下,迎著李桐憐惜的目光,笑著恭喜道。

“三娘子過獎了,哪有什么大才?照哥哥自己說的,不過運氣略好了些。若論學問,湯五娘子的長兄可一點也不比哥哥差。”李桐不動聲色的暗示了句,湯五娘子的哥哥湯大少爺湯浩虞,也是新科進士之一。

“五娘子長兄這次也中了?恭喜恭喜!”明三娘子和墨六娘子果然沒留意榜上的湯浩虞,更沒想到眼前的湯五娘子是湯浩虞的妹妹,金榜有名的人,再怎么不多,也有二百多人,墨六娘子和明三娘子不過留意了前幾名,以及一些親戚朋友。

“不值一提。”湯五娘子喜氣洋洋的客氣,她大哥這次高中進士,成了湯氏族里頭一個進士出身,湯五娘子一家人的喜悅到哪兒都無法掩飾。“我大哥也這么說,能添名于金榜之上,就是幸運兩個字。”

“我阿爹常說,能從秀才一路考出來,除非舞弊,否則個個都是學問扎實,有大才的人,春闈三年一科,一科不過三兩百人,說是攏盡天下英才,一點也不為過,運氣是有,可只憑運氣,肯定考不出來。”明三娘子語笑如珠落。

“誰有本事從童子試一路舞弊到春闈?有那本事,也不用考這個了。”墨六娘子心思細膩,唯恐明三娘子一個舞弊得罪了哪個,趕緊描補。

“要是能舞弊就好了。”今天的湯五娘子和上回宮中的湯五娘子大不一樣,愛說愛笑,“我阿爹常說,要是秋闈春闈能拿銀子買就好了,我家有的是銀子,干脆買他十個八個。你們不知道,我家從我曾祖起,最大的念想,就是出個進士,一直想到今年,總算考出來一個,我大哥是我們湯氏族里頭一個進士呢。”

墨六娘子大睜雙眼看著湯五娘子,聽到最后,失笑出聲,這位五娘子倒是有什么說什么,這份不做作的真性情實在難得。

“有了頭一個,往后就不難了。”明三娘子也聽的笑起來,她也有點喜歡上了這位雖說俗氣,卻俗氣的一點也不討人厭的五娘子。

“聽說李翰林考中舉人后,出外游歷了幾年,才考的春闈?”明三娘子看著李桐問道。

“是,考出秋闈前,大哥一直埋頭苦讀,秋闈之后,大哥覺得讀萬卷書,也要行萬里路,就外出游歷了幾年。”李桐解釋了幾句,心里卻有幾分疑惑,她怎么知道的?

“翁翁說李翰林的策論,一看就知道是知道些州縣實情的,說他十分難得。”墨六娘子接了句。

李桐釋然,春闈這事,就是一朝成名天下知,大哥考了第四,他和自己家諸般往事,和這成名一起,大概都要被扒一遍了。

“你們怎么躲在這里?”一個清脆歡快的聲音響起,解二娘子拉著楚三娘子,后面跟著趙家九娘子走過來,“我和三娘子、九娘子找了你們好大會兒了,原來在這里躲清靜呢。”

湯五娘子先站了起來,解二娘子,楚三娘子,還有趙九娘子,她都認得的,只是不知道人家認不認得她。

楚三娘子打量了一眼湯五娘子,又掃了眼明三娘子,看著墨六娘子,疑惑是帶著幾分隱隱的矜持,“這兩位是?”

“這是明三娘子,我小姑父的侄女兒,這是湯五娘子,湯五娘子的大哥也是新科進士。”墨六娘子忙站起來介紹。

“咦,呂府今天把所有的新科進士都請來了?”趙九娘子驚訝道,湯五娘子臉上泛起了一層紅意。

“高使司府上三奶奶是五娘子嫡親的姐姐。”李桐接過話,看著趙九娘子,有幾分忍俊不禁,這位九娘子嫁給了高使司幼子高子宜,從前,九娘子娘家趙侍郎,和婆家高家都依附四皇子,晉王立了太子后,趙家很快傾倒,高子宜見機的快,告病乞骸骨回了山西,之后她聽山西的掌柜說過幾回閑話,說高使司死后,高家敗落的很快,這位九娘子和高子宜在湯三奶奶以及湯家面前奉承的十分用心。

“都是認識的,不用介紹。”解二娘子上前握住湯五娘子的手,“上回在宮里我看到五娘子就心生歡喜,想找五娘子說幾句話,可是沒敢,好在咱們是有緣人,今天就見到了。”

楚三娘子根本不理會趙九娘子和拉著湯五娘子親親熱熱說個不停的解二娘子,只微微側頭看著李桐,李桐迎著她的目光,笑意暖暖,頜首以示見禮。

從前她自始至終不知道呂相和自家那一段往事,和呂家幾乎沒什么來往,這一回再見楚三娘子,想著她要嫁給呂炎,心里就覺得十分親近。

楚三娘子被李桐暖意十足的目光看的莫名之余,心里不由自主的生出幾分溫暖,臉上笑意隱約,眼皮微垂又起,算是還了禮。

“這里賞不到好景,咱們到湖邊去玩。”解二娘子松開湯五娘子,順手挽了李桐,聲音愉快的招呼大家。

眾人出了花廳,解二娘子松開李桐,眼觀八方招呼到每一個人,一群人有說有笑的到了離湖邊不遠的一間寬敞的湖中亭里。

這會兒已經是四月初,一年中最美好的季節,湖里荷葉碧綠,臨近亭子,一片早開的荷花花苞已經從水里伸出來,習習微風送來水氣花香,令人心曠神怡。

李桐走到臨水的平臺,彎下腰,手伸進清澈的湖水里,掬了把手,倒在荷葉中。

這吹面而來的、暖暖的風,這清澈活潑的水,剛剛露出尖尖角的荷花,碧綠張揚的荷葉,荷葉下追逐的游魚,讓她從心底突然涌起股極其遙遠而陌生的感覺,她覺得自己也如同這春風春水春日菡萏,正在最好的時候,正青春年少。

李桐低頭看著水中倒映的自己,嫩如荷花的臉,明亮的眼,烏墨的發,和發間閃著光的珍珠掩鬢,李桐看著自己的手,慢慢站起來,低頭看著藕荷色百褶裙子,伸手拉了拉裙子,一只手慢慢往上,落在纖細的腰間,迎著生機勃勃的楊柳風,眼淚幾乎奪眶而出。

她確實如同這春風春水春日菡萏,正青春年少……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