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七零章 寶箓宮里的當家人

作者: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7-03-17 14:13  |  字數:2308字

“侯爺讓七爺留心邵師動靜。”福伯嘆了口氣,他總覺得,邵師這一走,不會再回來了,寧遠也是一樣的感覺,站在院門口,一陣風來,只覺得后背一片涼意,邵師走了,那寧家……

寧家立家,靠的是真刀實槍!寧遠下意識的繃直后背,片刻,吩咐福伯,“你親自去跟崔信說一聲,讓他自己留心邵師就行,不必往下交待。”

“是。”福伯答應了,親自出門傳話去了。

…………

李桐進了寶箓宮,剛到院門口,迎面,五皇子懷里抱著幾卷卷軸兩三本書,邁過門檻出來。

李桐忙讓到一邊,曲膝見禮,五皇子抬頭看到她,原本有些哭喪的臉頓時陽光燦爛,“姐姐!”

“書念好了?”李桐看了眼五皇子懷里那些書和卷軸,下意識的往院門里看,里面沒有小廝跟出來,“你的小廝呢?”

“姑姑不讓他們進這個門。”五皇子大約從來沒自己拿過什么,懷里的東西眼看要往下掉,李桐急忙上前,幫他把卷軸和幾本書整了下,再放到他懷里,“這樣拿,就不會掉了,下次拿個書包裝著,背在身上就行。”

“什么是書包?”五皇子仰頭問道,“姐姐家有嗎?”

“有,一會兒我讓人送一個給你。”

“謝謝姐姐,姐姐我不陪你說話了,我得趕緊回去讀書,你看,這三本書要讀通,還有這個,姑姑說就算不能全背出來,也得她說了上句,我能接出下句,我回去讀書了。”五皇子苦著張臉,抱緊懷里的東西,嘆了口氣。

李桐看著他挪了小步子出了寶箓宮大門,衛鳳娘和幾個內侍等圍上來,才轉過身,邁進院門。

福安長公主看起來心情很不錯,“碰到小五了?”

“嗯。”李桐去了斗蓬,坐到長公主對面。

“怎么?跟你訴苦了?”

“那倒沒有,我看他抱著書和卷軸,抱的七零八落的,跟他說,回頭讓人送個書包給他用。”李桐自己沏了茶。

“*歲的人了,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真不知道他阿娘是怎么教他的,本來就笨,又沒教好,真是!”福安長公主這一通忿忿里,聽不出什么怒氣。

李桐看著她笑道:“那是你嫡親的侄子,再笨能笨哪兒去?我大哥也是七八歲才開始識字念書。再說,有你這個良師呢,以后必定很不一般。”

“別跟我說這些奉承話。”長公主往后靠到大迎枕上,“還有好笑的事兒呢,昨天下午,太子妃鄭氏到我這兒來,扯東扯西扯了半天,說寧娘娘吩咐她查看宮里各處,有該修該補的,趁著夏天雨水來前,趕緊修補好,問我那間別莊是她派人去看看,還是我打發人查看,說是趕緊修好了,省得耽誤我回去住著修行。”

李桐呆了片刻,苦笑無語,“要趕你出城,只怕是太子的意思。”

“當然是太子的意思,鄭氏一門心思都在孫側妃身上,她就算有功夫,也管不到我頭上,可真是……”福安長公主拖著長音,末了,冷笑了幾聲。

“是因為你給五爺上課的事吧?”李桐輕聲問了句。

“哼。”好半天,福安長公主意味不明的冷哼了一聲,“歷來,做了太子的,求的都是一個穩字,穩穩當當即了位,再大展拳腳。”

“也有在太子位上就大展拳腳的。”李桐輕聲接了句。

“是有,獨根獨苗,父子不疑,可惜!”福安長公主呼了口氣,“不說這個了,這是小事,你是來給我送貼子的?”

“是。”李桐還真拿出了一張描金大紅請帖,福安長公主接過,翻開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合上,翻過來翻過去又看了幾遍,晃著請帖笑道:“這是我收到的頭一份請帖。”

李桐一怔,隨即失笑,請沒出嫁的皇室公主過府賞花,現在從前,確實這是頭一回。

“這請帖是順帶過來的,阿娘讓我來跟你說說當天的安排,你看看哪兒沒想周到,或是不妥當,我們家這么張羅著開文會花會是頭一回,偏偏這頭一回里,還要接長公主大駕,家里上上下下都沒方向,都昏頭轉向。”

李桐老老實實說困難,這場文會花會,不是辦不出,是不知道怎么辦。

“我告訴你個巧法子。”福安長公主慢慢轉著眼珠,瞇瞇笑著道:“一會兒你就去一趟季府,請見白老夫人,把剛才那話跟她說一遍,請她大駕出山,替你們府上張羅這一回。”

李桐愕然,請白老夫人幫忙,她這是想干什么?

“季天官又安排馬前卒上折子,給五哥兒請封。從過了年,皇上的脈象就沒怎么好,一個兩個,就不讓清靜一陣子,讓皇上養養身體?一個個,都聰明的過了頭了!”

福安長公主語氣相當不善,“皇上身體好起來之前,誰也別想給我生事兒,你走一趟,就說我的話,這事兒就得她出面張羅安排,我才放心。正好,順便解了你這點不知道怎么辦的小難處。”

李桐幾乎立刻就答應了,這馬前卒,她其實早就在當了,大哥也是,她們一家都是。

“還有件事,”福安長公主看著李桐,“我打算把姜煥璋調到渭南去做知縣,把他從老三身邊調走,晉王府長史,讓高子宜去做。”

李桐更加愕然,抬手揉了揉太陽穴,她有點反應不過來。

“姜煥璋人品低劣,行事乖張,老三本性不壞,不能讓他把老三帶壞了。”福安長公主的話直截了當。

“那高子宜?”李桐幾乎脫口問了句,高書江是太子身邊第一得用的人,長公主竟然把高書江最心愛,也是高家第二代最出色的高子宜,安排到晉王身邊做長史!

福安長公主側頭看著李桐,眉毛抬起,又慢慢落下,臉上笑容漸起,“偏不告訴你,回去好好想想,要是想不通,讓文濤給你說說。文濤上一回什么時候回家的?讓他回家看看,這世上,就姐姐這一個親人,不說隔三岔五,一年總得回去看上一兩趟。”

福安長公主后幾句話,讓李桐心里一下子升起股不妙的感覺,二爺又得罪她了?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