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百三一章 煞神進門威風八面

作者:閑聽落花  |  更新時間:2017-04-08 17:46  |  字數:2206字

有財這張臉,頭一眼還行,可越看越丑,越看越猥瑣,他也確實是姜府下人堆里一朵人人側目的奇葩。

“唉喲!王嫂子,您怎么……”有財一看是王嫂子,點頭哈腰渾身亂動。

“別廢話,趕緊走,里頭叫你呢。”王嫂子緊緊板著臉,要不是大奶奶的吩咐,就有財這樣的,她半眼都不看!

“唉喲!就那事?那您等等,我去換件衣服,打扮打扮……”有財一聽,兩只大老鼠眼放出了光。

“趕緊走!若晚半步……你是不想要命了!”王嫂子惡聲惡氣道,這個有財,就是不能給他一絲半點好聲氣,不然他能惡心死你!

“是是是是!嫂子說趕緊,哪能不趕緊。”有財一步跨出來,門也不關,一步踏出去,就往王嫂子身上挨。

“規矩呢!”王嫂子趕緊往旁邊跳一步,用力拍打著被有財蹭了下的肩膀,“在我后頭兩步,府里有府里的規矩!”

“是是是是!”有財是被別人嫌棄大的,這些嫌棄,他只當情趣了。

王嫂子一眼了不愿意看他了,走在前面,大步留星往前奔。

看著王嫂子領了吩咐出去了,曲大奶奶慢條斯理的抿了半杯茶,放下杯子,用帕子按了按嘴角,這才揚聲叫了聲春妍,款款站起來,吩咐春妍跟著她去給陳夫人請安。

春妍身上的靛藍粗布厚棉襖棉褲,已經換成了靛藍粗布夾衣夾褲,其實就是那身厚棉襖棉褲抽去棉絮,大奶奶說了,要勤儉持家。

春妍低眉垂眼跟在曲大奶奶身后,進了陳夫人院子,守院門口的婆子時不時瞟一眼曲大奶奶,那眼神,跟看到夜貓子進宅一樣。

春天里,陳夫人院里的三等和粗使丫頭有不少到年紀,指了婚出去,卻沒有再添人,陳夫人一說添人,曲大奶奶就跟她要銀子,曲大奶奶一提銀子,陳夫人就不再提添人的事了,反正她也沒什么用人的地方,少了就少了吧,正好省幾張嘴吃飯。

人少了,這當值就排不過來了,捧云只好先顧好陳夫人日常起居,至于從前站門口通傳打簾子的,就都省儉了。

曲大奶奶掀起簾子,一腳踩進去時,陳夫人正抱著青書生的三哥兒,哈哈笑著逗著他玩。青書扎扎著手護在三哥兒背后,三哥兒笑,她也笑,姜婉和姜寧一個拿著撥郎鼓,一個拿著只布偶,兩人一起往前湊著逗三哥兒。

曲大奶奶一腳踩進去,滿屋的人,除了三哥兒,全象被施了定身法,每張臉上都帶著驚恐,大睜著眼睛瞪著曲大奶奶,曲大奶奶抽出帕子,用力抖了兩下,“唉喲!天倫之樂。”

“你來干什么?”陳夫人急忙將三哥兒塞給青書,青書抱著三哥兒就要往外逃,她今天出門沒看黃歷,遇到了這個惡煞,讓她看到了三哥兒,要是她看著三哥兒刺眼……

“回來,怎么?我來了你就走,你這是嫌棄我呢?”曲大奶奶斜不能再斜的斜著青書,她今天這事,在場的人越多越好,有一個算一個,誰也不能走!

“大奶奶,婢子錯了,婢子……”青書緊緊抱著三哥兒,已經哭出來了。

曲大奶奶斜著她,今天有大事兒,大事要緊,曲大奶奶準備緩和一下,往前一步,看著三哥兒,“喲,這么胖,還挺可人疼的。”

沒等曲大奶奶伸出手想抱一抱,青書抱著三哥兒,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大奶奶我錯了,我該死,求大奶奶放過三哥兒,三哥兒不是真胖,求大奶奶,求大奶奶,求大奶奶……”

“你起來!我在這兒,我看她敢怎么樣?你這個攪家精!你這個掃帚精!你這個……我姜家作了什么孽,怎么招了你這么個孽貨進來!”陳夫人拍著炕幾,哭的淚如雨下,這回是真哭真傷心了。

“大奶奶要是沒什么事,還是回去吧,大爺不是說了,讓大奶奶沒事不要到這里來。”捧云一邊心疼的給陳夫人撫著后背,一邊不客氣的往外趕曲大奶奶。

曲大奶奶側頭斜著捧云,甩著帕子,往前晃了兩步,跟在曲大奶奶后面的春妍急心上前一步,悄悄拉起青書,示意她趕緊跑,可三哥兒正哭的聲嘶力竭,哪能悄悄啊,剛走了一步,就又被曲大奶奶叫住了,“站住,我的話你沒聽到?誰也不能走!”

青書緊緊抱著三哥兒,靠著門框,驚恐的幾乎透不過氣。

曲大奶奶左右看了看,款款坐下,吩咐縮在旁邊的伴月,“給我沏杯茶來。”伴月急忙看向捧云,捧云正怒目曲大奶奶,沒看到伴月的目光,伴月不敢多耽誤,急忙挪過去,給曲大奶奶沏茶。

茶剛沏好,王嫂子的聲音就在外頭響起,“大奶奶在嗎?有急事稟報。”

“進來說吧。”曲大奶奶沒接伴月捧上的茶,挪了挪坐端正了,笑瞇瞇掃了眼捧云。

王嫂子進來,低頭垂手,誰也不看,“回大奶奶,家生子兒有財請見大奶奶和夫人,說是和捧云姑娘早就情投意合,求大奶奶和夫人將捧云賞給他。”

“什么?”捧云尖叫出聲,這是哪跟哪的事?有財是什么東西,跟她情投意合,她寧可一頭碰死!

“竟然求到這兒來了,這事好象有蹊蹺,叫進來問問?”曲大奶奶抿著笑,聲氣極其柔和的和陳夫人說道,陳夫人略懞,還沒反應過來,姜婉大睜著雙眼,盯著捧云上下打量,姜寧還沒明白怎么回事,一臉茫然。

青書聽到這里,已經不害怕了,見三哥兒還在哭,急忙撩起衣服,將***塞到三哥兒嘴里,堵住了他的哭聲,看樣子,今天這事,跟她和她的三哥兒沒什么關系,青書見三哥兒吸吮著**不哭,長長松了口氣。

春妍同情的看著捧云。

“阿娘,叫進來問問!”見她阿娘還在懞圈兒狀態,姜婉忍不住說了句,女兒發了話,陳夫人趕緊點頭,“叫進來問問。”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