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七章 時間緊迫

作者:如若有天意  |  更新時間:2019-11-14 18:20  |  字數:3523字

注意到這幾個部民的神情,呼延哪里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迅速不著痕跡的在圍觀的部民中間掃了一眼,更是讓他感到格外的心寒,大部分的部民都已經站到了族長的那一邊去了。

來不及做更多的反應,他瞅準了機會從還沒有被背叛者占領的方位擠了出去,忍住頭疼欲裂的感覺,推了還在奮力往前跑的見習女祭司們一把。

反手奪過他們手上的刀,就這樣直接對著這群黑衣人砍了過去。

出其不意的動作,讓他成功反殺了那群黑衣人,但是他卻知道,這一切才是剛剛開始。

匆匆掃了一眼因為他的舉動,格外驚詫的部民,呼延張嘴,無聲的對著還并不了解某些事情的部民們,說了一聲:“對不起!”

掉頭就拉著幾位女祭司,準備離開。

說實話,在這個時候,他的心中并沒有太多的難過,因為呼延知道,他從一開始就渴望著離開,唯一沒有想到的大概就是離開的方式竟然是這樣一個狼狽的方式。

別的人也就罷了,帶頭徹底叛離他們的竟然是族長,而呼吁他們就是一直都跟著族長他們走得比較近的那一群人,現在想來,他能做那些事情,未必僅僅是呼吁一個人的主意。

露出一個凄然的笑容,呼延不知道該怎么去舒解自己的情緒,他是真的不明白,為什么有的人,總能夠為了一些虛無縹緲的存在,而理所當然的去傷害一個對他真心相待的人。

族長大人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摩羅老師也是他的老師?

呼延壓住心里紛雜的情緒,強迫自己要冷靜下來。

當務之急不是糾結族長和他們所有的祭祀反目的原因,而是帶著包括亞克力在內的其他見習女祭司,從部落里離去。

要知道,即使是在不理會圍在靈泉周圍的部民,以及正在陸續趕過來的那些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的部民的情況下。

單單只考慮已經被殺掉的黑衛,呼延就知道他能夠操作的空間并沒有多少。

因為,所有屬于族長的黑衛,都是做了特殊訓練的,為了能夠讓他們的情況能一直被族長掌控,還用了一些小手段。

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要有人死了,其他的人很快就能夠知道,甚至連他們死在了什么位置,都能夠了解得一清二楚。

不帶著人趕緊離開的話,后面追殺他們的人,只會越來越多。

現在,他的精神力還受到了損傷,難以為繼,除了抓緊時間逃離之外,沒有任何的其他辦法。

只是這事兒都已經開了頭,大家又怎么舍得讓他們就這樣走了?

早就已經和族長他們沆瀣一氣的部民們,察覺到了呼延的想要帶人跑的念頭,早就有預謀要將呼延他們一起留下的人顧不上其他,就那么自發的帶著其他的人,迅速的跑到孱弱的“祭祀”大人們身前,將所有人都圍了起來。

“呼延祭祀,雖然您作為祭祀大人,但是也不應該在具體情況都不去了解的情況下,就這樣對別人下手吧!”

“呼延祭祀,您這是要去哪里?”

“呼延祭祀,您還有泉眼沒有查看,這就要帶著其他見習祭祀離開,您忘記了您作為一個祭祀的職責!”

“……”

一個個七嘴八舌,甚至不僅僅是呼延,其他還處于見習祭祀的小女孩們,也被大家圍著質問。

包圍著他們的部民在這個過程中越圍越多。

最外圍什么情況都看不清楚,也鬧不明白這是怎么了的不明,默默的伸長著沫子,打算做一個實力派吃瓜群眾。

眼看著逃走的路線被徹底堵死,呼延的臉上也忍不住露出了絕望。

只是,因為他的祭祀袍的遮擋得足夠的嚴實,根本就沒有被任何人發現。

可是,那群見習小祭祀們,卻都忍不住慌亂了起來。

那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卻不能引起最前面那些已經在不知道原因的情況下,不在將她們放在眼里的部民們半分同情,反而讓那群部民們心里更加看不起了。

“還是說,因為知道摩羅祭祀和你們這些根本就沒有真材實料的害人精招搖撞騙的事情,終于要被族長大人戳破,這才想要慌不擇路的趕緊逃跑?”

其中之前帶著呼延過來的那個部民,更是以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開始了他的質問。

呼延看著面前這個人,心里萬般的諷刺。

就在不久之前,這個人還恭恭敬敬的來到他居住的地方,尊稱自己是祭祀大人。

也是這個人,在看到自己因為他闖進自己的房間,被擾亂了修煉之后,有些疲乏,還特意伸出手。

那個時候,自己有多么的欣慰,這個時候就有多么的惡心。

呼延本身也不是個傻子,這樣的事情發生了,他又怎么可能聯系不起來?

他也知道,這個人不怕他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被公開,因為他們這些人已經把自己當成了一個死人了。

不,不能這么去說,而是應該說他們所有依靠著的圣廟,在這些人眼里根本就已經不重要了,他們這一群人都已經是將他們當成了死人。

而死人,是什么都不會去亂說的。

更何況,看著目前的架勢,他們這是打算惡人先告狀,直接想要徹底讓自己這邊徹底的身敗名裂!

其他人圍過來又不明真相的部民們聽到他這么說,都紛紛議論起來,就想要弄清楚他說的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為了不會因為他們太想知道事情的緣由,討論聲音過大,錯過了正確答案,所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