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百一十九章、優待

作者:千年書一桐  |  更新時間:2019-11-14 18:20  |  字數:2280字

原來,陸鳴是聽到下人們說顏家兄弟來了,聰明的他猜到了顏彰所為何來,因而帶著三個孩子趕了過來,說是要親自送三個孩子過去,他也想見見顏彧,昨日他帶著三個孩子進顏府時正碰上顏彧又高熱昏迷,這種情形自然沒法相見。

這是顏彥第一次見到抱在奶娘手里的陸袆,小孩子穿得倒是挺喜慶的,大紅的錦袍,頭上戴的帽子也是大紅的,外面再用一個錦被裹著,只露出了一張臉。

孩子的臉色不錯,又紅又白的,可惜就是頭抬不大起來,半歪著。

五官也長得挺秀氣的,可惜這雙眼睛不能聚焦,也是半耷拉著,對周遭的人或物沒有任何的反應。

陸鳴見顏彥盯著陸袆打量,忙命奶娘把孩子抱到顏彥跟前,顏彥伸出手來摸了下孩子的臉,孩子的眼皮似乎抬了一下,可沒等到眼睛聚焦,眼皮又耷拉下去了,顯然,他對顏彥的觸摸沒有興趣。

“陸袆,袆哥兒。”顏彥嘗試著喊了幾聲孩子的名字,孩子也是沒有任何反應。

“他喜歡聽撥浪鼓的聲音。”陸袓手里拿著一個撥浪鼓過來,對著陸袆搖了幾下,果然把陸袆的眼睛吸引過來了,可也只是聚焦而已,并沒有任何興奮之色。

“還有呢?”顏彥問。

“還有就是喜歡聽我爹爹彈琴,每次他一哭,我爹一彈琴就不哭了,聽得可認真了。”說話的是陸袂。

“對啊,我怎么把這件事忘了,這孩子對琴聲比較敏感,大嫂,你說我可不可以通過琴聲來刺激他對外界的反應?”陸鳴一激動,走到了顏彥面前。

“有這個可能,只是能有多大效果就不好說了,盡力一試吧。”顏彥退后幾步說道。

“多謝大伯娘指點,袓娘一定會好好學琴,好好教導小弟弟。”陸袓屈膝向顏彥行了個禮。

“我們袓娘真好,又乖巧又懂事。”顏彥摸了摸陸袓的頭,鼓勵了下孩子。

不可否認,貌似這幾個月陸鳴真把這三個孩子照看得不錯,大的懂事,小的健康。

難道真是浪子回頭了?

“好了,我們走吧,二姐還等著呢。”顏彰見顏彥走神了,忙過來領走陸袓和陸袂,因為他知道顏彥并不喜歡這幾個孩子,只是看在稚子無辜的份上給了孩子們一份關愛,他怕時間長了顏彥會為難。

“大姐,你能不能跟我們回去一趟,二姐說她想看看你,想親口跟你認個錯。”顏彬看著顏彥說道。

“不了,陸祑該餓了,我也該回家了,你跟你二姐說,權當我聽見了。”顏彥說完向陸端告辭,跟著顏彰幾個一同出來了。

從陸家出來,顏彥并沒有直接回家,而是進了宮,她想知道李琮對這件事會如何看,也想知道太后到底清楚不清楚陸端即將娶親一事。

誰知顏彥剛到南書房門口時,門口的太監攔住了她,說是陸呦一行回來了,正在覲見。

顏彥一聽陸呦回來自是歡喜,猶豫了一下,還是轉身離開了,因為她知道肯定還有其他官員和陸呦一起覲見,這種情形下李琮不可能會見她,所以她跟太監擺了擺手,留下一句話,說她先去慈寧宮了。

誰知不巧,太后并不在慈寧宮,據門口的太監說,說是新來的那位西夏公主生了位小皇子,太后和皇后等人一并過去了。

顏彥聽了微微有點訝異,她想起了曾經的宸妃,當年的宸妃那么受寵皇上都沒有讓她生下子嗣,何以對這位西夏公主卻如此優待呢?

不過訝異歸訝異,顏彥沒有湊熱鬧的心思,轉身去了東宮,太子妃也沒在,說是去見太后了,顏彥估計也是去看望那位西夏公主了。

從東宮出來,顏彥本想直接出宮回家,剛拐向宮門方向時,劉公公帶著個小太監追來了,說是皇上宣召了。

顏彥只得再次回到南書房,此時南書房人數仍不少,除了皇上和陸呦,還有太子李稷以及李穗、李稹和李穡幾個。

待顏彥行過禮,沒等皇上問話,李穡先喊道“彥兒姐姐,你也太不夠意思了,連我成親你也沒有來。”

“小六,你彥兒姐姐是病了不能去,又不是存心不去的。”李稷瞪了李穡一眼。

“啊?娘子,你病了,什么病,厲害么?病了多久,現在好了沒?”陸呦一聽顏彥病得連李穡的婚禮都沒參加,肯定不輕啊,忙拉著顏彥上下打量起來。

李穡見此翻了個白眼,“彥兒姐夫,我彥兒姐姐好好地在這站著呢,要是沒好能這樣么?”

“你懂什么,這叫關心則亂。還說呢,你也學著些,好歹也是成親的人。”李稹斜了他一眼。

“不會吧,四哥,你和四嫂也是這么酸唧唧的?”李穡故作驚訝狀。

“這叫什么話,好像你不酸似的?”李稹送了對方一個鄙視的眼神。

李琮見一屋子的人聊這么熱鬧,似乎把他丟下了,忍不住“嗯哼。”一聲。

“啟稟皇上叔叔,差點忘了一件大事,恭喜皇上叔叔賀喜皇上叔叔,來的時候不知道,禮物只能下次補上。”顏彥忙笑嘻嘻地轉向李琮。

“什么喜?”陸呦傻乎乎來了一句。

“添丁之喜。”

“你不是來賀喜的,那是來做什么的?”李琮故意問道。

他當然清楚一點,只要顏彥進宮是先來見他肯定是有大事,若是先去慈寧宮再轉到這邊來,肯定是順水的人情。

“其實,陸家近日也會有一件大喜事,不知皇上可知曉?”顏彥問的比較含蓄。

“你就是為這事來的?”李琮問完之后,猜想顏彥肯定是對這門親事有什么看法。

“到底什么事情?”陸呦顯然是一無所知,一臉懵懂地拉著顏彥問道。

同樣懵懂的還有李穗、李稹和李穡三個,太子李稷顯然也是知情的。

“公公要娶親了,日子就定在下個月初六,新娘是輔國公王家的庶女,年方十六。”

顏彥說完如愿看到丈夫目瞪口呆的樣子。

。6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