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五章

作者:辛云火火  |  更新時間:2018-12-30 05:43  |  字數:3236字

上元節,宮里御花園點起了各式花燈,這些花燈多為地方進獻,匯集了民間各地好手,各種式樣,把整個御花園照的光彩多姿。這原本就是與民同樂的日子,許多大臣家眷也受皇恩進了宮,與天家子孫一同慶佳節。這自然沒有鎮北侯府什么事,不過,康玉翡想到有驚喜,還是打起精神,早早來到御花園。

沒想到,皇上也早早就到了,正與人下棋打發時間。

撿日不如撞日,這哭慘的事情,就是今日了。

康玉翡上前和皇上行了個大禮,“臣女康玉翡參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呦,我說是哪家孩子這么規矩呢,原是咱家玉翡轉了性子啊。”皇上打趣道,似乎興致很高。

“臣女這幾日被太子教訓的多了,自然也該懂事了呀。”

皇上遣走了下棋之人,把康玉翡招到近前說話,“你說太子教訓你了?怎么教訓的?”

“追著,上趕著教訓,還讓臣女閉門思過了。”

“你說太子這樣對你了?”皇上笑了起來,大約是當做了小輩們的小別扭了。

“陛下不信可以問問梅妃娘娘……”

“這個景霖,朕替你做主,好好教訓他。”

“臣女受些委屈倒沒什么,只不過,怕太子殿下遷怒鎮北侯府了。陛下,殿下他都不準鎮北侯府的人進宮賞燈呢,也太小氣了吧。”康玉翡似是小女兒撒嬌一般拽了拽皇上的衣袖。撒嬌、哭慘,康玉翡向來拿手的很。

皇上雖還笑著,但臉上的笑意似乎定住了,但一轉身,卻還是笑的燦爛,“這你可怪不得太子,你家二哥三哥,一個沒官職,一個官職太小,哪能進宮啊。”

這雖是一刻的變化,但康玉翡卻瞧的真實,還有這二哥三哥,皇上不是病中不理政事嗎?如何得知自己二哥在京中三哥已被釋放。

“還有啊,康玉徹這件事,總歸還是……”皇上突兀的斷了話頭,頓了一頓,“他那個鬧騰勁啊,朕怕他要是進了宮,再加上個你,朕這里是要鬧翻天了哦。”皇上笑聲爽朗。

康玉翡心里卻像落了塊大石,一直往下沉。皇上剛才話里有話,三哥這事,總歸還是,總歸還是在皇上和太子心里落下根了嗎?原以為皇上是無心理這些瑣事,現在細想來,太子怕是早就把個中細節和皇上說過了。

原本康玉翡心中祈望著能得皇上依靠,保下鎮北侯府,如此看來,也是枉然。難怪之前二嫂不住的勸自己不要進宮,說這宮里天家父子定是一條心想要為難鎮北侯府,否則太子如何能肆無忌憚。現在想想當初自己不聽勸告,非要逆大家的意,真是蠢笨啊。

但她要緊后槽牙,知道自己絕不能表露這般絕望心傷的姿態。

“嗯,景霖來了,咱們跟他好好算賬。”

康玉翡轉過身,并不抬頭看他,只是朝著那身顏色,行了大禮。

“你看看,景霖,你把人家玉翡嚇成什么樣了。”

“陛下,是臣女的錯,入宮許久還不懂規矩,都是臣女的錯。”康玉翡一想到自己和鎮北侯府的將來,心里真是酸楚。

“哎呀,玉翡,咱們不理他,這宮里的規矩什么時候框過你啊。起來,快起來。朕和你賞燈去,咱們不理他。”

皇上把康玉翡攙起來,康玉翡強打起精神,假裝開心的燦笑一下,隨著皇上走入燈海中。

太子吐出一口氣,剛才忍著的咳嗽,又翻涌上來,咳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殿下。”趙寶江將他扶著坐下,順了順他的后背。

還沒想好怎么面對她,太子難免心中慌亂。以為再見面會覺得萬分生氣,會對她不管不顧的狠辣起來。可一見到她的笑容,即使不是對著自己,胸口那陣酥麻酸痛感,便讓心中仇怨煙消云散了。

無論真假,這輩子,怕是逃不出康玉翡這個劫難了。

康衣服沒想到人如此多,擠著擠著,讓她沒有功夫細看這些花燈,滿腦子的“驚喜在哪?”讓她一時失察,踩到一塊堅石,腳下一滑,正擔心自己要就要跌倒時,一雙手臂穩穩的扶住她,在她身后輕輕的說道,“小心些。”

這聲音讓她渾身不舒服,她趕忙推開手臂,轉過身,依舊不看他,“多謝太子殿下。”匆匆地穿過人群,往別處走去。

太子胸口又一陣酸疼,猛咳幾聲,引得周圍人關切的圍了上來。

康玉翡忽然感覺自己手腕被人抓住,連被人拖了好幾步,才發現是易敏。“這身功夫真算是徹底沒了,連你都甩不掉了。”

易敏燦然一笑,“切,就是你四年前的身手,也甩不掉我。不過,你算是甩掉太子了,也不知他什么居心,跟你老半天了。“

“當然是怕我和鎮北侯府勾結了。“康玉翡轉身看了看,太子被圍在人堆里,一時半會是出不來了。”易敏,找到了嗎?”

易敏笑著點點頭,“就三哥那手藝,太好找了。”

兩人撿著一條小道走去,在一堆不怎么引人注目的花燈處,看著這一盞簡陋的荷花燈,笑的差點直不起腰來。這肯定花了三哥不少錢打點,否則如此丑的燈,怎么有資格掛在御花園里。

“這個樣子,果然很好認。”

易敏笑著搖搖頭,把燈拿下來,“這個樣子,我才不好意思認做是鎮北侯府送進來的,但是,你看看這個。”她把燈轉過來,上面的燈謎謎面寫著,”三橫一豎,一顆心。“

“玉字?”連燈謎都如此簡陋,三哥哪里是送驚喜啊,怕是藏著別的心思吧,“把燈拿下來看看。”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