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一十九章 閑聊二三

作者:辛云火火  |  更新時間:2019-06-18 12:51  |  字數:2468字

太子努力動了動嘴角,露出微笑,“此事并未有侯爺想的如此繁雜嚴重,不過是當時我的一個簡單決定,若是侯爺覺得這兩位該受懲罰,那,想必我得是第一個受罰之人。”

康侯爺細細琢磨太子的表情和話語,想來確實是不愿兩人受罰,字字皆是袒護之意。

他拱手作揖,“老臣不敢。”眼看著這兩人被抬了下去,也未在多說一句。

康玉翡這幾日仿佛只有一件事可做,那便是睡覺。無念無想,睡到天昏地暗,也真是人生一件樂事。

她起了床,伸了個懶腰。黃裕敏從窗口探進頭來,“我的天,你可算是舍得從床上下來了。”這一聲驚呼,完全驅散了她朦朦朧朧的困意。

黃裕敏直接從窗戶翻進了房間,拉起她就把衣服往她身上套,一副火急火燎想帶她出門的樣子,“你可得出門見見太陽了,身上都有股子霉味了。”

她身子懶洋洋的,并不太想出門,狠狠的拽住了門框,求饒般的看著黃裕敏,“能讓我在緩兩天嗎?傷口都沒好全呢。”

“不行,你怎么能這么嬌氣,這點傷,你都躺三天了。”

方媽端著一碗藥走了過來,見到兩人又是拉扯又是斗嘴的,不免笑了,“郡主身子是大好了,都有能與裕敏斗力氣了。”

黃裕敏一撒手,康玉翡一下失力,撲通一下跌在門邊。黃裕敏哈哈一笑,“看吧,不是我的對手。”

康玉翡推開上前扶她的方媽,正欲放開手腳和黃裕敏斗一斗,眼角卻瞥到不遠處有個身影。她轉頭定睛一看,竟是太子。

太子見她看著自己,只好走到近前,“我敲了院門,可是沒人應門,聽著里面動靜挺大的,所以冒昧進來看看。”

康玉翡過于驚訝,一時半會竟忘了起身,還坐在地上,看著他。

方媽攙起她,她才慌忙行了禮。

“確實是我唐突了,還望郡主恕罪。”太子拱手致歉,讓她更覺得慌亂,她擺擺手,趕緊把人請進了房。

康玉翡驚訝本不是因為這事,而是因太子展露出來燦爛的笑容。一路以來,印象中,太子從未如此放松的笑過。

“太子殿下,請用茶。”

方媽趁著上茶,推了推康玉翡的手臂,她這才收了心思,“不知殿下來找我,是為何事?”

也不知黃裕敏何時竄走了,如今這房里只有三人,方媽倒是不好隨意離開,否則這孤男寡女的,真就不太方便。

“算是,來探病吧。”太子笑笑,飲了口茶,“不過,看樣子,郡主是無礙了。”

康玉翡轉過頭去,不知為何,心里有幾分波瀾,讓她感覺不太自在。

“我來幽云城好幾日了,郡主和三公子一直睡著,倒是無趣了。”

康玉翡轉過頭來,見他眼睛里閃著光芒,心里更加慌亂不安,“是我們招待不周了。”

“哪里哪里,鎮北侯和世子安排的很好,只是……”

這個“只是”一詞,讓康玉翡抬起了眼,對上了太子的目光。

“只是,鎮北軍營帶著我去了三趟,著實無趣了。”太子眼里那些光芒忽然明亮又燦爛,像是漫天的繁星突然都閃亮起來,讓人移不開眼,“若是你身子好了,可得帶我好好逛一逛這幽云城。”

方媽捅了捅康玉翡的胳膊,她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失了神,干干一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三哥,三哥他會好好安排吧。”這話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推脫太子。

這讓太子難以捉摸,一時半會倒也不好在說什么。

很快,日頭掛在了當空正中。方媽客氣的請太子去正堂用膳,太子尋不到再留下來的理由,只能離開了。

康玉翡沒有去正堂,而是照舊由廚房做好了送來院中,她一是怕爹還在盛怒中,不敢露面,二是太子剛走,她心里那些莫名其妙的情愫,還沒來得及理清。

匆匆用過午膳,剛準備要休息,康玉翡就聽到一串腳步聲在院中響起,應是自己的二嫂李馥蘭來看自己了,她趕緊出了門。

“喲,回來的時候可不是這副樣子啊,這就精神起來了。”李馥蘭說話總是不太客氣,可這完全不影響康玉翡的心情。

她一步躍到李馥蘭面前,高高興興的伸手攬住李馥蘭的胳膊,甜甜糯糯的喊了一聲,“二嫂。”

李馥蘭莞爾一笑,一掃那一身貴氣十足高高在上的氣質,顯得親切溫婉。她原是富甲一方的江南李家的獨女,自小便是養尊處優,過的奢華無比的生活,自有一種與眾不同的貴氣,就連平日里在府里出入走動,也是前呼后擁,至少兩三人隨行。

“好了,你可別對著我撒嬌,省點力氣去哄一哄侯爺吧。”李馥蘭進了房,戳戳康玉翡的額頭,笑容愈盛,“你還好些,去看看玉徹,昨日可還是少不了一頓板子,估計又得多躺幾天了。”

“太子不是勸過爹了嗎?”康玉翡心急的問道。

“侯爺這一肚子氣沒消,可還是得出一出,不是嗎?”李馥蘭一笑,把康玉翡拉到身邊坐下,“得虧是太子拼命攔著,要不然你們兩這小命啊,早晚得還給侯爺。”

康玉翡咬咬嘴唇,“要不是他,我們也不能這么慘。”

李馥蘭笑了起來,她笑的很開懷,完全沒有大家閨秀那種含蓄的模樣,“這話要是傳出去,你又得挨一頓揍了。”她擺擺手,讓下人們都退下去。

她眼角偷偷的瞄了眼康玉翡,心里盤算著一些事情,她把臉色壓一壓,不讓自己的顯得過于急躁或是好奇,“倒是這太子,聽說是個陰郁不好伺候的主子,這一路可是為難你們了?”

康玉翡眼皮一抬,眼里似乎有些笑意,“這倒沒有,和傳聞中的不大一樣。”她轉過身子看著李馥蘭,眼神認真起來,“被他審問那一刻,我是極害怕的,還以為這就害了鎮北侯府,沒想到,太子對咱們侯府還是信的過的,還好還好。”她巧笑兮兮,那副高興的樣子再也清楚不過了,“這一路,他也沒為難我們,連一點架子都沒有,很好相處。”

李馥蘭把話認真聽了進去,連康玉翡的表情也認真看進了心里,“被你們架著往幽云城來,自然是不敢多言多動的,就怕回到京城,就不是這個樣子了。”

“不會。”康玉翡拉住李馥蘭,篤定的搖頭,見二嫂神情并不輕松,她又松了手,言語也送了下來,“應該不會吧。”

“玉翡為何這般肯定,難道太子有許諾你什么嗎?”李馥蘭問道。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