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四十一章 釜底抽薪

作者:辛云火火  |  更新時間:2019-11-14 18:20  |  字數:2358字

康玉翡冷眼看著,心里自然滿不是滋味。可她又能說什么,太子說到底和她沒有任何關系,那些說過的話再好聽,轉身他又能說給別人聽。

她扭過頭去,揉了揉有些酸痛的鼻子。這滿屋溢出的酒味,卻沒讓人有醉意,只是讓她頭疼的難受。

“奴家再給丁公子斟上這一杯,公子可不要在推脫了。”趙婕的笑聲在康玉翡聽來有些刺耳。

她原以為趙婕是這含香院里的一股清流,執著于自己的舞技,對旁的一切都漠不關心,不會討好也不知招攬客人,卻沒想到,竟也會對著太子這般乖巧嫵媚。倒也不知她是道行高還是被太子這張臉迷昏了頭,又或者,她看穿了太子的身份?

康玉翡一個激靈,渾身一抖,她趕緊回頭看著趙婕,似乎今日她的眼神還有種種所為,都有些怪異。

這樣一想,連四周彌漫的酒香也詭異起來,縱然是陳釀好酒,也不該有如此濃香,而且香到讓人覺著不舒服。

趙婕捧起酒碗,準備飲酒,酒碗正巧遮住她大半的臉龐,看不到她的表情。太子也端著酒碗,慢慢往自己的嘴邊送去。

康玉翡往前走了幾步,想靠近些看看趙婕的臉色。

正當這時,趙婕忽然左手將酒碗里的酒灑向太子,右手從袖口里抽出一把匕首,直指太子。

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太子被酒潑了一身,正納悶的看向自己的身上,全然不知一把匕首直刺過來。

好在康玉翡正在疑惑這些蹊蹺事,死死的盯住了趙婕,見她酒碗一翻,便有了警覺,待她匕首一亮,趕緊飛身上前,一把抓住太子,將他往后一拉。

趙婕見第一刺撲了空,立刻酒碗一擲匕首一轉,劃向康玉翡。

康玉翡只顧著太子,剛才那下雖拉開了太子,卻感覺形勢依然不安全,她竟往前一步,將太子護在了身后,正一步恰巧遇上了趙婕的橫向劃刺,避無可避,這一下從右邊鎖骨處開了一寸長的傷口。

她腿上用力一蹬,往后退去,連帶著太子,連連退了好幾步。見離的遠了,她這才敢看一眼傷口。傷勢雖不重,但是傷口處流出的血卻透著一些不似往常的紫紅色,這讓她倒吸一口冷氣,暗暗心驚,這匕首怕是粹過毒的。

“玉翡,你,你沒事吧?”太子晃過神來,不禁心慌起來,他倒不是怕眼前拿著匕首的趙婕,而是怕站不太穩,靠著自己的康玉翡。他知道康玉翡的身體底子弱,怕這一番折騰,身體根本支撐不住。

趙婕沒有給他倆喘息的時間,握著匕首又沖過來。這一次,她眼里那股殺氣看的人心里只發冷。

康玉翡打起精神,抓起旁邊桌上的東西就向她擲去。鎮北侯府的“穿云箭”練的就是手力和眼里,她的手雖傷過,使不出“穿云箭”的威力,但是基本的準頭還是有的,這碗穩穩的朝著趙婕的匕首飛去。

趙婕只得將手往后一縮,手雖躲過了,但是身子沒完全避開,碗砸在了她的腰上,讓她不自覺的后退了一步。

太子趁勢起身,反身一個飛踢,落在趙婕的右手上,她吃痛松開了手,匕首飛了出去。

康玉翡往后退向門邊,卻發現門早已從外面上了鎖,門邊還有股濃濃的酒味,門外竟有人走動,看他的身影再聽他在外面的動靜,肯定是趙婕的人,而且他還在不停的朝門框潑酒。

太子讓趙婕丟了匕首,趙婕自是不甘,從頭發中拔出一只發簪,繼續和太子纏斗起來。

康玉翡看了看四周,窗戶也是關著的,若是強行出去,外面的人估計也不會輕易讓他們離開,而她右邊開始有酸麻的感覺,怕是撐不了太長時間,得盡快想辦法。

太子沒料到這趙婕看著文弱,竟是個難對付的,她招式與一般習武之人不大一樣,出手更快更陰柔,盡是常人難以想象的招數,太子防不勝防。

可為什么要撒酒?康玉翡不懂趙婕兩次三番借故往太子身上撒酒的原因,也不明白為何外面的人要在門口潑酒。若是燭火不小心落下去,那整間屋子包括趙婕和他們,都得化成一灘灰燼。

難不成,趙婕就是這么打算的?

康玉翡回頭看了一眼太子和趙婕,兩人僅有些難分伯仲。

若是趙婕并無勝算,那如何能保證萬無一失的殺了太子?只有這一招破釜沉舟,就算是賠了自己,但是能確保太子一定會在這屋子里,死的透透的。

想到這康玉翡忽感全身無力,癱在地上,不知是因這毒散開了,還是因這讓人絕望殺機。

“玉翡。”太子忍不住側過身子看了康玉翡一眼,便是這一眼,讓他失了先機,被趙婕逮住疏漏,一掌擊在胸前。可他也顧不得自己,他趕緊收手后退,想著往康玉翡身邊靠過去,“玉翡,你沒事吧?”

康玉翡抓起身邊的燭臺,又丟向趙婕。

趙婕側身一躲,輕巧的閃了過去,卻沒想到,太子不知何時撿起了一片碎碗片,緊接著燭臺擲了出去,碗片尖細又飛快,猶如一把小刀,直刺向趙婕的右胸膛,這一次,她沒有機會閃開。

胸口涌出潺潺鮮血,可這也沒有阻擋趙婕眼神里的殺意。

再不尋出路,怕是就要和趙婕一起葬身在這里了。康玉翡腦袋里飛快的閃過一個想法,既然趙婕想破釜沉舟,那自己何不來個釜底抽薪呢?

她掏出袖筒里的火折子,點出火光,朝著門口扔了出去。幾乎就在火折子落地那一瞬,騰起一陣火光直沖房頂,很快,火勢順著墻蔓延開來,從大門往左,整面墻都陷入一片火海。

康玉翡看到這樣的形勢,長舒一口氣,和她預計的差不多,那外面的人還只來得及將酒撒在半面墻。

太子朝著康玉翡飛撲過來,半邊身子摟著她,把她扶向另一邊。

“為何,你為何?”太子有些驚詫與這樣的場面,那火熱奔騰的熱焰好像隨時都要把他們吞噬,竟有些喉頭發顫,問不清楚問題。

趙婕捂著胸口,想支撐自己站起來,可卻頗為費力。火舌朝著她步步逼近,她似乎知道自己的獵物離自己也來越遠了,竟升起一股必死的決心。她拔出自己右胸膛上的碎片,封住穴道,帶著惡狠狠的殺意,讓自己站起來了。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