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百三十六章 天字決和雨字決

作者:永不落伍  |  更新時間:2019-06-18 12:51  |  字數:2412字

吸!

呼!

月生僅僅一個呼吸就足以將四周的空氣抽干,然后吐出一道黑灰色的颶風。→?八→.?八**讀??書,.↓.o≥

四周的劍氣劍光越來越多,從一開始的數十道,到一百,一千,一萬,十萬,到最后甚至完全看不清楚了。

之前本就被七星劍子屁做兩半的凌云峰瞬間就被削掉一截,無生劍派的許多建筑物更是在這些劍氣劍光之下化作灰燼。

叮叮叮叮叮叮!

然而這些劍光劍氣撞到月生那比起四五紋詭兵還要硬的皮膚上,僅僅發出一陣陣如同金屬般的撞擊聲音以及點點白印。

他輕輕一揮臂,就撞碎上千道劍氣劍光,讓滿天的劍光劍氣出現了一個空缺。

七星劍子眼睛微微睜大,很驚訝

“還真是恐怖的秘技,這種不僅巨化身體,還能讓力量倍增的秘技,即使在皇朝和那些大宗派中也很珍貴,這黑玄子到底是什么人?”

七星劍子心中暗暗想到。

像十七玉組織這種勢力完全就是純粹的利益交換組織,約束能力和凝聚力都很差,雖然實力強大,但比起宗派皇朝來說卻有很大的缺陷。

就比如說功法秘技甚至詭法之類的絕招,除非拿出相應的東西來換,否則基本上不可能傳給別人。

甚至是十七玉之主,每一代除了擁有本身對應的玉之外,也基本上沒有多少相似。

這也是十七玉組織能夠允許這么多成員來自各大勢力的最重要的原因。

“不知道這月生是什么禁忌者,說不定能夠推測一下他的身份。→???八+++八**讀==書^^≥”

七星劍子繼續維持著氣場,心中暗暗想到。

他雖然不是禁忌者,但卻對其不陌生,如果不是他當初太過急于突破拘七魄之境,說不定他也能夠成為一名禁忌者。

……

嘭嘭嘭!

比起月生和七星劍子互相試探,幾乎沒有下過死手,黑煙王和張任的戰斗要更加激烈。

不過他們所造成的破壞力卻遠遠比不上月生和七星劍子這兩個鎖三魂境界的強者。

即使在眾多主世界當中,月生所在主世界,同階強者相比之下,能夠造成的破壞力也是頂尖的,很少有修煉體系能夠媲美。

但兇險程度張任和黑煙王的戰斗卻要高上不知道多少。

僅僅一分鐘,黑煙王就動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而張任也動用了他的雷暴天雨中的雷字決和暴字決。

只見張任此時渾身雷霆環繞,雙目通紅,頭發都有些隱隱泛紅,這是雷字決和暴字決的外顯。

他的衣褲已經全部碎裂了,身上也有幾道不深不淺的刀痕。

而黑煙王則更加凄慘,他的渾身籠罩在一層淡淡的黑霧之中,右臂已經斷掉,左眼也瞎了一只,甚至左臉被燒成了焦糊狀,能夠看到里面的骨頭。

如果不是因為他是枯骨老人的骨魔傀儡,恐怕現在早已經動彈不得。

“不能再拖下去了,這家伙不是人類,加上之前和七星劍子交談的那個老頭子也不知道去哪了,而且那個叫七星劍子的人雖然現在遵守承諾,但之后就不一定了,畢竟這幾個人似乎都是同一個勢力的人,再拖下去對我不利!”

張任心中暗道,如果只有他一個人,他自然不會有半點擔心,他想要走,沒人能夠留下。

但帶著許嵐,他就有些束手束腳了。

雖然許嵐是b+強者,但在一群只少都有a-戰斗力的人面前完全不夠看,別說插手,就連抵擋余波都要耗費大半力量。

這就是a級和b級之間的差距。

“不管了,不能在和他們糾纏了!”

“天字決!雨字決!”

他眼神一定,一聲暴喝。

他的雷暴天雨四字決當中能夠單獨使用的只有前面的雷字決和暴字決,天字決和雨字決只有聯合使用才能發揮真正的威力,足以影響天地的威力。

天上的烏云突然開始凝聚起來了,不到半秒鐘豆大的雨滴落下,嘩啦啦的打在地上。

“啊!!”

被雨水打中的黑煙王頓時發出一聲慘叫,化作一灘腐蝕的液體在原地留下了一個大坑,連骨頭渣都沒有留下來。

包括其他圍住他的傀儡下場也和黑煙王一模一樣。

“走!”

張任拉著許嵐頓時向著遠處逃去,沒有半點猶豫的。

“這是!?”

本來在暗中準備釋放迷霧金鎖罩,然后出手偷襲的枯骨老人頓時被張任嚇住了,就連張任逃走他也沒有出手阻攔。

“能夠影響天象的變化,這怎么可能,這可是只有鎖天魂強者才能夠做到的事情!”

枯骨老人滿臉駭然,和鎖地魂強者的氣場一般,天象也是鎖天魂強者標志,同時是其最強的招式之一。

他也有認識的鎖天魂強者,當初討教過,在對方的天象之下幾乎沒有什么反抗的能力就被拿下了。

他甚至感覺對方都還沒有發力。

“不對,這雨水比起鎖天魂強者的天象來說還是差了許多,雖然很強,但卻少了一種自然和天地的力量,這不是真正的天象,而是和天象很像的力量,仿佛弱化版的天象一般。”

回過神來的枯骨老人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試探了一下外面漸漸變小的雨水,雨水頓時在他手臂章腐蝕出了一個大洞,但枯骨老人毫不在意。

“雖然不是真正天象,但威力也足夠令人震驚了,我剛才在身上加持了自己氣場的力量都阻止不了這雨水的侵蝕,看來現在棘手了!”

枯骨老人的臉色很黑,他本來以為能夠輕松拿下這些輪回者的,但現在張任的實力卻超出了他的想象。

“看來還是不得不和他們兩個合作呀!”

枯骨老人看向凌云峰,已經有了打算。

他向來是個小心謹慎的人,即使他有那個能力拿下張任,但如果有一點風險,他都不會冒這點風險。

……

“呼呼呼~”

依舊是巨人化的月生大口大口喘著粗氣,他身上滿是劍氣劍光斬出來的白印,甚至還有些血痕,不過僅僅是一轉眼這些血痕就愈合結痂了,然后結痂在地火之中化作灰燼,重新露出了完好無損的皮膚。11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