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21章 看

作者:流光且醉  |  更新時間:2019-06-18 12:51  |  字數:2492字

趙右辰的臉黑沉黑沉的。他全身緊繃著慢慢逼近高墻,嚇得兩個轉身過來的禁衛軍腳都是抖的。

“大統領……”

趙右辰低著頭看他們,看到他們額頭上被撞出來的傷口和爬了滿臉的幾道血跡,卻絲毫沒有同情他們的意思。

“知道你們犯了什么錯嗎?”他的聲音冷得像冰,又像是從最深的黑暗地獄里傳來的一樣。

蕭傾內心有點驚訝。

她從不曾聽見趙右辰用這樣的聲音和語氣說過話。她就算從背后看,都能想象得到他有多么生氣。他的臉色會有多么可怕。

那兩個人可憐兮兮地靠墻坐著,恨不得把自己整個人都嵌進墻里面去。他們的臉上都是血,是恐懼,是忐忑不安。

而趙右辰扯著他們的衣領把他們提起來,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膽大包天的玩意兒,我看你們是舌頭不想要了,還是腦袋不想要了?”

“大統領饒命,大統領饒命啊……”

“平日里教你們禁衛軍的規矩,你們就是這樣學的規矩嗎?”

“大統領……”

“你,現在就去叫李副統領過來,帶四個人過來。”

他推開一個人。

“至于你,先掌嘴四十下,要是敢輕了,本統領不介意幫幫你。”

那人嚇得“撲通”跪在了地上。

“我,我……我叔叔是……”

趙右辰一腳踢過去,又將他踢飛在了墻上。

“本統領叫你掌嘴。沒問你叔叔是誰!”他的聲音變得更加可怕。

若是在以前,蕭傾大概會走出去,讓趙右辰不用這么野蠻之類的。

可是現在……

她看著另外一個禁衛軍跌跌撞撞地飛跑過去,然后對馬洪擺擺手,然后兩人悄無聲息地離開了。

聽說趙右辰對自己的下屬其實極好,在禁衛軍中也是與普通士兵同吃同睡,自己在南華城的宅子都跟鬼屋一樣,一年到頭也沒有回去幾次。

但是在紀律方面,他要求極嚴,根本就是按照在戰場上的那一套在執行,一旦有誰犯了軍規,他就變成了一個極為嚴苛的人。

他統領禁衛軍這幾年來,南華宮幾乎可以用“固若金湯”來形容,這不是沒有道理的。

蕭傾回到承德宮之后,翻過來覆過去地看自己的手,眉頭漸漸皺起,然后又緩緩舒展開來。

馬洪和明岫在旁邊相互看了一眼,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兒。

日頭西沉,正是黃昏。

蕭傾用過晚膳后,想明白了。

而蕭晏站在承光宮的閣樓上看著承德宮的方向,冷風吹過他略寬的袖袍,他隨意放在欄桿上的兩只手腕微微有點發紅。

淡影不忍心,便小聲道:“殿下,這里風冷,還是回去吧。”

蕭晏淡淡道:“這點冷算什么。”

他品嘗過更冷的滋味,所以他更知道溫暖的可貴。

而有的人明明身在溫暖之地,卻偏偏不知珍惜。

那不如就給他吧。

“走吧。”他轉過身緩緩步下閣樓,感受著樓道中的陰影一點一點地將他整個人吞噬進去,然后慢慢地揚起了嘴角。

第二日,蕭傾帶著馬洪先去看了王妤。

王妤躺在床上,腰上上了夾板,待看到她來了,便可憐兮兮地眨巴著眼睛,但是又偏偏透著一股……嗯,大概可以稱之為“柔媚”的氣息。

蕭傾覺得自己實在是欣賞無能。

她與王妤說了幾句寬慰的話,囑咐她好好養傷,在那兒待了大約一刻鐘的時間,這才離開了。

之后,她又去看了傅蘭珠。

傅蘭珠似乎有些驚訝,但是仍然恭恭敬敬地迎接了蕭傾。

聽說傅蘭珠和傅明奕的姐姐很有些像。

蕭傾這回仔仔細細看了看,覺得傅蘭珠其實和傅明奕也有幾分像。

傅明奕的相貌本來就生得極好,他雖然是個男子,但是相貌卻并不是那種壯漢的樣子,整個人的氣度看著就覺得高貴優雅。

她如今看了傅蘭珠,再想到傅明奕,便可想象得到傅明奕的姐姐,前朝明妃到底是何等風華。

不過傅蘭珠甚至都不比王妤更加有趣。

她是個深受禮教約束的女子,一言一行都讓人感覺到規規矩矩,絲毫不會性差踏錯。這樣都顯得有些木訥了。

這倒是與傅明奕的性格不同。

感覺傅明奕是那種表面上看起來知禮守禮,但是實際上內心卻應該并不怎么注重這些東西。

不然的話他怎么會那么膽大包天地把她給擺在這個位置上,還居然真的讓她選什么妃。

真要是個謹守禮教的老古董可做不出來這種事情。

所以有時候趙右辰叫傅明奕叫老古板,她是不怎么贊同的。

蕭傾滿足了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于是告別傅蘭珠,最后去看了楚連舟。

王妤出了這樣的事情,宮中許多人都在偷偷議論,“楚連舟”這個名字在他們的口中出現得可不算少。

她就想看看楚連舟在做什么。

說來也是巧了。

楚連舟在鐘靈宮里住的地方可不比王妤和傅蘭珠。她住的小院中原本有四位良人,而侍奉她們的只有四個小宮女。

不過因為蕭傾打發了一部分人,最后只剩下十五人仍在鐘靈宮中,所以楚連舟所住的小院中這時也只有她和另外一位良人住了。不過那四名宮女卻還是在的。

蕭傾帶著馬洪去的時候,有兩名宮女因為不用侍奉主子,于是正在院子里一邊做些日常的清掃工作一邊閑談。

“那位楚主子性子真是沉悶,一天到晚面上都跟蒙著一層冰似的,真不知道陛下喜歡她什么……”

“是啊,聽說之前陛下還接她在承德宮中住了許久,也不知道是不是她……”

馬洪臉上頓時沉了幾分。

這些該死的奴才,竟然在私下里這般議論主子,還……

蕭傾見他想要走過去,便伸手攔住了他。

馬洪回過神來,“陛下……”

蕭傾清咳一聲,驚得那兩個宮女轉過身來,一看是皇帝帶著馬總管來了,頓時臉色大變,然后也不知道是誰先起頭,兩人一前一后跪下去,慌張地道:“陛下!馬總管!”

蕭傾淡淡道:“馬洪,看看楚良人在不在。”

一個小宮女偷偷抬頭看了看蕭傾,見她神色淡漠地看過來,與平日和善的模樣很有些不同,心里一緊張,頭一下子磕在了地上。

。7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