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五十章 老師威武

作者:坐云垂釣  |  更新時間:2019-06-18 12:51  |  字數:3631字

初三五班的教室里,第一節課原本是謝夢星的語文課,不知為何居然改成了數學課,

數學老師王永芳如往常一般正站在講臺上授課,一頓滔滔不絕的函數講解,硬是讓同學們聽的昏昏欲睡。

一個個心不在焉,神游天外,或低頭耷腦開小差,或書本遮擋夢周公,總之是沒有幾個認真聽講的。

張瑾萱同樣如是,一臉惆悵,猶自慢悠悠的在紙上寫下一行清新飄逸的字。

“困坐南窗下,數對清風詛咒你。”

明明是想念,非要寫成詛咒,所以說女孩子的心思還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只見她鐵青著臉,一張艷如桃李,冷若冰霜的容顏,硬深深的被她自己氣成燦如蓮葉片片開。

隨手將書本上的紙張揉成一團扔進課桌下,暗自低語,無聲呢喃:“枉我那么信任你,以為你會沒事,沒想到也是被關禁閉的命運。

笨蛋!連個狗拿耗子多管閑事的黑面神都對付不了,真是蠢的無可救藥,有本事你就永遠別回來了。”

呢喃完,似在發泄心中的怒氣般,鬼使神差的一巴掌拍在了書本上,“啪!”一聲重響,驚起一陣漣漪。

砰、嘣、咚、啪、叭,一陣亂七八糟的聲音跟隨著她那重重一拍響起。

同學們一個個全被驚嚇到,慌忙坐直身子,提起精神,裝模作樣的拿起書本看著黑板,卻見王永芳同樣停下手中的粉筆,一臉不解的看著同學們。

眾人心存疑惑,四周來回查看一番,最后眼神都定格在了張瑾萱的身上,皆是一頭霧水的看著她,完全搞不明白她為什么要拍桌子?

張瑾萱眼見此景,立刻反應了過來,暗道一聲:“見鬼!自己被鬼附身了嗎?這下丟死人了,怎么辦?”

就在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突然,校園外的主干道上傳來一陣急促的警笛聲。

“滴嗚!滴嗚!滴嗚……。”

警笛聲由遠至近,聲音越來越響,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促,一直到校園的大門口后,持續的響了好幾遍這才停了下來。

同學們互相對視一眼,皆是一臉的好奇,哪還顧的上上課,紛紛站起身子向外觀看,相互之間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怎么回事?有誰知道嗎?”

“不清楚,大清早的警察來學校干嘛啊?”

“警察來學校除了抓人還能干嘛?聽說鄭云被黑面神關禁閉了,該不會又是來抓他的吧?”

“你別說……還真有這個可能,不知道他又犯了什么錯?”

聽著同學們的議論聲,張瑾萱心中咯噔了一下,一絲擔心涌上心頭:這個死混蛋,該不會真的又闖禍了吧?

王永芳眼見此景,眉頭皺了一下,心中同樣感到有些不解,轉頭向外看了一眼后,卻是沒有多加理會,拿起黑板擦在講臺上重重的拍了拍。

“啪!啪!啪!”

“安靜!注意課堂紀律,好了!都別議論了,繼續上課。”

同學們聞聲,這才紛紛坐回座位上,強忍著心中的好奇重新繼續聽講,時不時的還是會有一些同學小聲的議論著。

王永芳沒有過多責備什么,自顧自的繼續開始授課,只是,他還沒講解幾句話就又一次被打斷了。

“噠!噠!噠……!”

“噠!噠!噠……!”

教學樓的走廊上,傳來了兩道急促的腳步聲,直向五班的教室逼進,聲音大且急,不見其人,只聞其音,就已然知道來人一副心急火燎的模樣。

“誰是鄭云?”

嚴俊意快步走到五班教室門口后,顧不得自己有些狼狽的形象,立即一臉嚴肅的詢問道,兩只眼睛一個勁的在教室內查看著,像是想要一眼將鄭云找出來。

張云同樣一臉焦急,卻是沒有立即開口說話,眼中帶著一絲責備看了眼嚴俊意,似乎在怪他沒有禮貌。

王永芳聞聲后,轉頭向張云兩人看去,眼見來人是兩個警察,更是點名要找自己班上的學生鄭云,心中頓感疑惑。

該不會正如學生們所議論的那般,鄭云又在外面闖禍了吧?怎么又驚動了警察上門來找?

心想著,王永芳心中升起了一絲不滿,像是對鄭云愛闖禍的不滿,也像是對兩個警察的無禮感到不爽。

他放下手中粉筆向兩人走去,面無表情的說道:“不知兩位警官找我的學生有什么事?”

語氣和緩,不卑不亢,沒有一絲敬畏之意,也沒有任何的阿諛奉承,最主要的是,臉色有些不善,實在是氣惱兩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斷自己講課。

老師講解授課的時候,之所以會特意留出時間給學生們提問,皆是因為在講解的時候,最怕被學生提問打斷自己的講解思路,只有講完之后再被提問,那樣才不會被打斷思路。

老師也是人并非是神,每個人在授課之前都要先溫習備課,講解之時,思路被打斷后想要重新回想起來,那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嚴俊意眼見王永芳臉色有些不善,心中頓感不耐,很不客氣的說道:“沒看到我們正在辦案嗎?找鄭云自然是為了公務,哪個是鄭云?你快叫他出來。”

王永芳眉頭一皺,一絲惱怒涌上心頭,臉色一板,沉聲說道:“鄭云不在。”

丟下一句簡短無禮的話語后,王永芳不再理會兩人,轉身,自顧自的向講臺走去。

心道:有毛病吧!自己好歹也是個老師,又不是個犯人,你讓我叫,我就叫?一點禮貌都沒有,我叫你個鬼,有病趕緊去看。

“你……!”嚴俊意漲紅了臉,上前一步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