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八十章 太上對刀神(萬賞加更!)

作者:銜雨  |  更新時間:2019-11-14 18:20  |  字數:2392字

PS:為書友削骨為笛笙歌起的萬賞加更!

第一招交鋒,刀神南宮斷劍刀芒崩折,完全不占一點優勢。

太上無敗,端的是立于不敗之地。任憑刀神如何攻擊,太上道主僅是放開玄元一氣,萬法不侵,一切刀氣刀芒,皆是不進一尺之內。

“太上無敗,其次敗而有以成。刀神,你與吾交手三次,這三次已是將你之底細盡數露于吾之眼前,若是未有更強之招,你近不了吾身。”

太上道主平淡看向南宮斷劍,平靜的話語中無自信無自負,卻又顯露出最強的自信以及最大的自負。

太上無敗,其次敗而有以成。這句話的意思簡單來說就是要么不敗,或者次一點就是失敗后卻有成功的方法。

和眾所周知的毒雞湯“失敗是成功之母”是一個道理。但是當這毒雞湯真正百分百實現之后,卻是最讓他人絕望的事實。

太上道主的“太上無敗”便是克服一切已經歷過的失敗因素,將所有見識到的失敗抹除,達到最上的無敗。

這,就是“太上無敗”的真相。簡單卻又令人絕望的無敗之招。

刀神南宮斷劍前后和太上道主交手三次,第一次還有所贏面,待到第二次第三次之后,獲勝幾率就越來越小。直到現在,若是南宮斷劍未能創出更強之招,或者干脆根基功力實打實的碾壓太上道主,那么他將毫無勝算。

“太上,你果真是令人振奮的對手,”南宮斷劍喜笑道,“每次見到你,都能令我刀道有著長足的進步。”

太上無敗之招克制已有之招,那就創出更強更絕的刀式,南宮斷劍從不會裹足不前。相反,太上道主的存在就是逼他前進的最好磨刀石。

“一刀斷世。”

至絕之刀,斬斷世間萬物。就連太陽的光芒也在這一刀下被斬碎,只見一道扇形的黑影。那是斷劍斬下的軌跡。

面對這未見的至絕之刀,太上道主亦是無法以「太上無敗」將其破解,但是僅僅如此,還無法讓太上道主動容。

“道化一元光。”

玄元一氣孕育一元之光,生化萬物,與斷世之刀抗衡。

“——”

兩招相撞,是無聲的寂靜,而后又是一陣莫名的清脆碎裂聲。

“卡拉卡拉······”

只見二人之間的空間就像破碎的鏡面一般碎裂散落,露出大片大片的黑色虛無。而在這片虛無的兩端,是靜止不動的兩人。

“太上,你每次皆是被動還擊,難道是怕了我的刀。”南宮斷劍揚刀長笑道。

迄今為止,每一次都是太上道主主動找上刀神南宮斷劍,而后在見識完南宮斷劍的招數之后,他又是飄然離去。

看起來,他似乎是在窺探南宮斷劍的底細,以維持自身的不敗之位。但是事實真是如此嗎?

“吾只是在測量。”太上道主平靜回道。

“測量什么?”

“測量你離吾還有多遠。”

太上道主微微搖頭,“如今看來,還不夠。”

“刀神,在未能真正和我并肩之前,打破天地限制,并不符合吾的期待。你的進程,太快了!”

一言既出,太上道主首次主動出招,玄元一氣化入體內,似將整個世界都納于一體一般,至上至妙的道威,帶來至兇至極的災劫。

“太上開天劫。”

無可名狀,無可言喻的玄妙之氣充斥四空,天上地下,一切盡數被莫名玄氣覆蓋。

這片區域,好似據此和世間隔斷。

························

“刀神!”

時命老人驟然回首,卻見遠方天空一片蒼茫,一種莫名的不詳預感充斥心頭。這種預感,時命老人至少有四百年未曾遭遇了,如今在四百年后,卻是再度感受到這強烈的不安。

不自覺的捏指卜算,但在進行到某個節點之時,卻是有股無形之力驟然在時命老人手掌上爆發,將正在捏算的手指摧折,五指扭曲地掛落在手掌上。

僅僅是卜算,就要面對這般強大的反噬,若是正面與其對抗······

時命老人默默搖頭,以他的實力,與那股力量的源頭正面對抗,絕對是死無葬身之地。

“不過好在,老夫總算尋到刀神的氣機,此次刀神是有驚無險。”

將不安壓下,時命老人再度往預定方向走去。有驚無險,刀神應是無妨。即便有所錯誤,以時命老人的實力也無法插手,所以,他還是先辦好刀神交代的事情吧。

························

真武門。

正握著天晶參悟的清羽突然心血來潮,睜開雙眼,十方俱滅現于身前,卦令旋轉,道道卦象交織成大智慧空間。

清光流轉,道道畫面沖向在眼前。

但就在畫面變幻到某個人的面孔之時,大智慧空間突然崩潰,畫面爆散,一道氣勁飛射。

清羽及時以左手擋住氣勁,“嘭——”

但聞一聲悶響,氣勁鉆入手掌中爆發,血花四濺,手掌一片模糊,隱隱可見筋骨。

“莫名又熟悉的氣機······”

對于血肉模糊的手掌,清羽面不改色,只是運轉天子望氣術觀測著手掌中殘留的一絲氣機。

“我見過這種氣機,在和玄都交手之時。太上開天經,玄都?不,是太上道主。”

腦海中閃過剛剛那張面孔,即便只是一閃即逝,但清羽還是牢牢記住了那張面孔,想忘記都難。

“太上道主,終于現身了嗎?”

對于這位中原第一人,清羽一直抱有極強的好奇心和警戒心。因為他的天人心境便是由道經中記載的太上忘情境界衍生而來。自然而然,清羽會偶爾比較兩種心境的異同。

比較的結果是——大同小異。

也就是說,類似清羽這種又能茍又狠,不受情感拘束必要時完全莫得感情的家伙,世上最少還有一個。

并且,還比清羽要強,強的多。

如此,清羽又怎能不警戒太上道主。

清羽可不相信太上道主會玩什么太上無為,他越是不現身,清羽對他的警戒心就越強。如今,他終歸是現身了。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