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42章 不清不楚

作者:西門墩  |  更新時間:2019-11-14 18:20  |  字數:2628字

楚凌在院子里走來走去,天都黑了,小北和海小胖咋還沒回來。

時代限制了通訊,她只能這么干等著。

再等半個小時,最多就半個小時,再不回來她就去找人。

突然外面響起腳步聲,楚凌飛快跑去打開院子門,發現是韓城送籃子回來了。

一臉掩飾不住的失望。

“嫂子……”韓城將陸振南的話原封不動的轉達給楚凌,把籃子遞給她。

“謝謝!”楚凌關上門,視線在籃子上脧來脧去。

籃子里的飯菜只少了一半,這不科學!

她是按照陸振南飯量準備的,他最近只是有點睡眠不足,今天天氣又不熱,不存在沒有胃口。

還有陸振南說這個籃子很好看?

這籃子丑得不要再丑的那種籃子,毫無藝術感可言。

楚凌目光一轉,提著籃子進了臥室,閂上房門去了空間。

她把籃子放在一片草地上,打了泉水澆在上面。

泉水通過籃子的縫隙漏下去,下面的野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

“臥槽!”楚凌勃然大怒,轉眼之間籃子周圍的枯草化成了灰燼。

楚凌找來鋤頭,將那片枯草深埋處理后,回去洗了個澡。

忙完這一切,早已經過了半個小時,楚凌急匆匆的出去。

她剛一出現在臥室里,就聽到腳步聲。

“陸驍北,你個慫玩意兒!”海朝峰一腳踢上院子門,去追陸驍北。

楚凌急忙打開門出去,看到陸驍北哭著往自己房間跑。

“這是咋的了?”

陸驍北關上房門,靠在房門上哭得稀里嘩啦的。

海朝峰追進客廳,看到陸驍北的房門關上了,挫氣的走到沙發上去歇氣。

“咋回事兒啊!”楚凌立即過去,坐在海朝峰身邊追問。

海朝峰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喝下,才十分無奈的對楚凌說起事情的經過。

原來海朝峰和陸驍北因為今天收到了好東西,下飯店去慶祝了一下。

兩人各吃了一碗面!

回軍區的時候在大院里遇到女人扎堆閑聊,楊秀秀正吧啦吧啦的說陸驍北和楚凌不清不楚。

私底下都姐弟相稱,其他人立即附和。

楚凌天天不出門,肯定在家里跟陸驍北搞七搞八。

可憐陸振南戴了綠帽子有苦難言,還要維護楚凌那個敗家娘們兒。

陸驍北當場就氣哭了,一溜煙的跑回來。

海朝峰追都追不上,腿都快跑折了。

楚凌無語。

她來軍區后,除了出去買東西,根本沒出過門。

私底下和小北姐弟相稱這種事情外面怎么知道的?

楚凌不斷回溯,終于抓到了源頭。

她在火車上,跟小北姐弟相稱。

而那會兒,她遇到了胡蓮花。

胡蓮花到軍區后,就去拜訪領導。

跟她接觸過的人不多!

楚翎,一定是楚翎,她當時跟胡蓮花走得近。

海朝峰的氣喘勻了,不自覺的握緊了拳頭,“那幫娘們兒天天閑的,盡嚼舌根。

他們肯定在心里也那么埋汰過我和你,只不過畏懼我舅爺,不敢明目張膽的說吧。

陸驍北太慫了,哭著喊著要搬出去,我勸都勸不了。

反正我是不會搬出去的,她們愛怎么說怎么說,清者自清!”

海朝峰湊近楚凌,壓低聲音匯報今天的收獲。

楚凌點點頭,看了海朝峰一眼,“我突然有點欣賞你了,今天辛苦了,去燒水洗澡早點睡吧!”

她說完就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小北躲著她,那就讓他躲吧。

如果他連這么點事情都頂不住,以后怎么面對更齷齪的。

海朝峰撓撓頭,嘿嘿傻笑。

陸驍北靠在門板上,見外面的話聽得清清楚楚。

嫂子表揚海朝峰了,她對自己很失望吧。

以前他遇到事情,嫂子都會開導他。

今天她都沒理自己!

海朝峰屁顛顛的去燒水洗澡,暗暗盤算著今天劃拉到的那些瓶子能掙多少錢。

半個小時后他洗完澡,吹著口哨從廁所出來看到陸驍北提了一桶水走過來。

海朝峰站在門口,大驚小怪的。

“喲,你這就出來了啊,我以為你一直要把自己關在繡樓里呢。”

陸驍北重重的哼了一聲,砰的一下關上房門。

海朝峰咧嘴笑了,跳著腳朝里面喊,“陸驍北,我姐讓你趕緊搬出去,她正沒地方放東西呢。”

“滾!”陸驍北怒不可遏。

他嫂子明明沒有那么說,海朝峰假傳圣旨。

搬出去不過是氣話,他冷靜下來就不那么想了。

他到云都來就是投奔大哥和嫂子的,他們相處得很好,他才不會搬出去。

陸振南提著個包袱回家的時候,已經是十一點半了。

他急匆匆的推開臥室門,發現楚凌躺在床上睡著了,懸著的心徹底安放了下去,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陸振南將包袱放在床頭,從衣柜里找到睡衣,悄無聲息的退出去。

陸驍北聽到聲音,放下筆走出去。

陸振南看了他一眼,徑直往廚房走。

陸驍北立即跟進去,“大哥,我把水給你燒好了,你可以直接洗澡。”

陸振南提起桶走到灶臺邊,揭開鍋蓋,一股熱氣撲面而來。

他拿起飄往桶里舀水,等著陸驍北開口。

這么晚不睡覺很正常,陸驍北經常學習到深夜。

可這么晚正事兒都說完了還杵在他面前,就不正常了。

陸驍北肯定有什么話想對自己說。

陸驍北看到水都快舀完了,急忙開口,“大哥,今天我回來的時候聽到別人說三道四的,一時有點想不開想搬出去,海朝峰那個大嘴巴告訴嫂子了。

其,其實我那是氣話,我不想搬出去,你跟嫂子說說。

她,她不理我……”

“哼!”陸振南將瓢放下,提著水桶走了。

軍區的流言蜚語,他早就有所耳聞,根本沒放在心上。

都是子虛烏有的事情,不值當生氣。

雖然以前他也小心眼的懷疑過,因為那張畫像——

后來知道那畫像是怎么來的,他就釋懷了。

沒想到小北今天出門去玩,撞見她們扯老婆舌了。

那些人就是吃飽了撐的。

呸,吃不飽酸的!

陸驍北看著陸振南離開,滿懷郁結。

大哥也不理他了。

都是他自己作,把局面搞成這樣子。

陸振南洗了個戰斗澡,立即回了臥室躺在楚凌身邊,將她懷里的大白拽走,抱著楚凌的腰沉沉睡去。

16位电子游戏机维修